范纯仁是范仲淹的次子,宋朝时期的名臣,人称布衣宰相。历史资料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苏轼因劝谏宋哲宗而遭保守势力谮言诬陷,陷入政敌围攻之中。在万马齐喑时,宰相范纯仁挺身而出,“奏轼无罪……不可因谮黜官。”

数年后,苏辙因在谏书中将宋神宗与汉武帝相提并论,惹得宋哲宗龙颜大怒,将苏辙“下殿待罪。”在众臣噤若寒蝉“不敢仰视”时,范纯仁再次出班据理力争,为苏辙说情,终于成功扑灭宋哲宗胸中怒火。苏辙得知自己是被政敌范纯仁救命后百感交集,亲至范府致谢:“范公,您就是一活菩萨啊!”

范纯仁的确堪称活菩萨。

(一)襄邑福星

范纯仁是名臣范仲淹次子,天资聪慧,年仅八岁时,便能详细讲解所学之书。考取进士后,他出任襄邑(今河南省睢县)知县。

襄邑县郊有个皇家牧场,专供皇宫卫士放牧。一日,卫士们放马时聚众,致使官马跑出牧场祸害百姓庄稼。范纯仁闻讯抓获一名卫士,当众施以杖刑。牧场场长闻讯大怒:“一个小小县令,竟敢如此对待天子侍卫,简直是‘寿星佬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立即添油加醋禀报朝廷,强烈要求追究范纯仁罪责。

范纯仁不慌不忙上疏自辩:“朝廷供养军队的钱财均出自田税,如果听任侍卫们肆意糟蹋百姓庄稼而不敢过问,税收从何而来?”宋神宗恍然大悟,“诏释之”,同时宣布从此将皇家牧场管理权移交各县管理。

“时旱久不雨”,范纯仁未雨绸缪,召集县境内的商船船主,耐心说服他们:“久旱无雨,民将无食,我建议你们,先把所有贩运的五谷贮藏到佛寺内。等到缺粮时,由官府向你们购买粮食。”粮商们欣然从命,“众所蓄十数万斛。”次年春天,“诸县皆饥”,唯有襄邑县因范纯仁远瞩而粮食不绝。

(二)升任知府

升任庆州知府期间,适逢当地发生饥荒。范纯仁擅自决定动用朝廷战备粮库常平仓救济灾民,属下提醒他先禀报朝廷等待答复。范纯仁道:“等到朝廷批复,不知得饿死多少人!朝廷如果追责,我一人承担!”丰收在望时,百姓们欢天喜地道:“多亏范大人救活我们啊!”他们昼夜抢收粮食,争先恐后归还范纯仁年初发放给他们的救济粮,终于在朝廷使者巡视粮仓前归还补足了战备粮。

齐州(今山东济南)民俗凶悍,百姓时常偷盗抢劫。范纯仁转任齐州知府后,宣布将对违法犯罪者采取宽大政策。属下百思不解:“范大人,高压打击尚且不能完全制止犯罪,您以宽大为本,只恐适得其反!”范纯仁从人性角度解释宽仁的必要性后,特意到关满盗窃犯的监狱巡视,问副职为何不将他们保释后缴纳罚金?副职回答:“这些家伙一旦被释放,必然会变本加厉祸害地方。官府将他们羁押牢狱,让他们自生自灭,也算是为民除害!”范纯仁反驳:“这些人法不至死,如果这样让他们丧命,难道符合法理吗?”他命令将囚犯们集合到府衙,亲自训话,教育他们尽快改过自新后,全部释放。此举使盗贼们良心发现,盗窃案件因此比上年巨减一半。

(三)以德报怨

名将种世衡深受范仲淹赏识,得以在西北建功立业。其长子种古本应与范纯仁情同兄弟,但因一己之私而诬陷范纯仁,致使朝廷将范纯仁锒铛入狱。范纯仁被逮捕时,“民万数遮马涕泗。”甚至有人悲恸欲绝,“自投于河。”案情大白后,种古以诬告罪被贬官一级。宋哲宗时,范纯仁升任朝廷给事中后,得知种古一直被贬斥,认为他人才难得,多次力荐其官复原职。种古被朝廷重新启用后,惭愧地向范纯仁当面谢罪,并表示定当痛改前非。范纯仁以德报怨的高风亮节,被朝野传诵一时。

变色龙邓绾昧着良心在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游走,遭到文官痛斥。范纯仁刚进入朝廷时,曾遭邓绾“诬奏坐黜。”此时,范纯仁公开上奏为邓绾说话:“臣曾遭邓绾诬奏贬官,但臣今日斗胆为他求情,希望朝廷在降职处分所有官员时,档案上不要把过失记录得太深重,以使官员们能有改正错误的机会。”皇太后赞同并采纳他的建议,并下诏不追究为追求名声随声附和邓绾的文官责任。

范纯仁与司马光同属反对王安石变法的保守派阵营,素来志同道合。宋哲宗亲政后,召见范纯仁,直截了当问他:“先朝施行王安石制定的青苗法,结果如何?”范纯仁大可趁机诋毁攻击王安石,但他一分为二答对:“先帝因‘爱民之意本深’,才会采纳王安石建议施行青苗法。只是王安石有些急功近利,采取过激刑罚逼迫官吏们施行,‘以致害民。’臣以为,青苗法并非解决问题的唯一良策,如果继续施行,‘终不免扰民也!’”

司马光当政后,“将尽改熙宁、元丰法度”,全盘否定王安石变法。范纯仁坚决不同意将王安石一棍子打死,他觉得应该对事不对人,多次反复劝谏司马光:“您将王公法令中过分苛刻的律条去除即可!尤其是使用差役一事,更当认真研究、慎重施行,否则,更将祸害百姓。希望您能虚心听取接纳大家的不同建议,集思广益,勿需自己谋划。因为一旦自己谋划,必然会有谄媚者挖空心思迎合您。现在看来,全盘否定役法不妥,是否现在某个地方施行,看看结果如何?”

(四)高风亮节

范纯仁出任宰相后,大力举荐贤才入朝参政,而且举荐的标准完全凭借这些人在朝野的声望。这样一来,许多被举荐者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入朝为官全是因范纯仁举荐。有人忿忿不平,建议范纯仁:“您身为宰相,为何不让被举荐者知道他们是因为您举荐才为官?”范纯仁微笑道:“只要朝廷任用官员时不遗漏正直贤才,我何必一定让他们知道是我举荐的?”

范纯仁性格平易宽厚,对人素来和颜悦色,但为坚持正义,从不屈服权势。他“自为布衣至宰相,廉俭如一”,曾总结自己一生,道:“吾这辈子只学到‘忠恕二字,一生用不尽。’我凭借这两个字‘立朝事君,接待僚友,亲睦宗族。’”他经常告诫子弟:“人虽至愚,再愚蠢之人,责备别人时都能明察秋毫;再聪明的人,也会出于私心宽恕自己。因此,如果能以要求别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以宽恕自己之心宽恕他人,就不用担心自己不会达到圣贤境界!”

他曾语重心长对一个前来请教为人之道的亲属道:“惟俭可以助廉,惟恕可以成德!”亲属如获至宝,把这两句话制作成座右铭。

与范纯仁同居相位的吕大防等人在残酷的党争中失势,三十余人被流放岭南。适逢朝廷大赦,政敌上表请求维持原判,将这数十人终身流放岭南。范纯仁“闻而忧愤”,准备郑重其事为他们申辩。亲友们劝他千万明哲保身,千万不要惹怒政敌引火烧身。范纯仁大义凛然道:“此时,朝廷无一人敢言,我再不挺身而出,还有谁为他们伸张正义?我必须这样做,否则死而留憾!”他不顾个人安危上表,请求将吕大防等人原地释放。宋哲宗偏听偏信,下诏“吕大防等人永远不再起用,并不得参加恩赦!”同时,将范纯仁贬出朝廷。

范纯仁被政敌贬到永州,且突患眼疾,几乎失明。他虽身处逆境,但依然以乐观态度面对命运的不公。宋徽宗即位后,得知范纯仁在“先朝言事忠直”,但“不知目疾如何”,打算重用他继续回朝出任宰相。范纯仁因眼疾“捧诏而泣”,请求辞职回家养病。“徽宗不得已许之”,但经常召见辅臣时,都要询问范纯仁是否安好,甚至怅然长叹:“朕久闻范纯仁贤名,如果能见其一面,就心满意足了!”

虽然宋徽宗经常派御医诊治,但范纯仁病情日趋严重。临终前,他“呼诸子口占遗表。”他在遗书中回顾自己此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先父对臣的教训,也是微臣侍奉君王的根本!”次日,范纯仁“熟寐而卒。年七十五。”

《宋史》评:“范纯仁虽官位超出其父范仲淹,但依然继承其父优秀品质。范仲淹生前评价数子时曾说‘范纯仁得其忠’,真是知子莫如父!”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是古代文官入仕后的修身标准与追求。范仲淹一生以此为为官圭臬,又言传身将诸子培养成朝廷重臣。可见,心忧天下,始终是古代儒臣追求的最高境界,更是得以名载史册的不二法门!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