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一心扩张领土,对于海外的日本,忽必烈也是志在必得。
其实,自至元二年(1265年)起,忽必烈就开始了他征服日本的序 曲。他先是三番五次地派信使到日本,修书内容多是欲与毗邻结好之词。可日本国是深受中华儒家理念熏陶的国度,面对蒙古人篡夺了华夏皇权已是视之为 野蛮践 踏了文明 ,面对忽必烈信使接踵而至,日本天皇开始还 礼相待 ,继而便拒之不见,后来索性将信使扣押数月,方才放还。
忽必烈龙颜大 怒。下令龙广天书为元帅,率二万五千大军东去征服日本。龙广天书及其属下未有过水战的经验,在渡海侵袭了对马、歧两岛后,遇到大风,元军船舰尽毁。龙广天 书只能携余部返回了大元朝。接下来,由于忽必烈忙于征服安南、爪畦的同时,还要时刻警惕西北防线,便暂缓了征东的举动。但忽必烈从未忘记日本,现在,忽必 烈觉得时机来了。
蒙古近两年风调雨顺,国库丰盈,而自己年事已高,须加紧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业。当然还有两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降俘的 宋军及塔儿浑部族这两个问题。自南宋灭后,大元朝俘虏了宋军兵卒二十余万,这些降俘兵卒被化整为零,分到了大元军营的各个地方。这些兵卒中颇有些 念 旧 ,时不时会发动反叛之举。
打仗就需要耗费人力和物力,忽必烈建立元朝之后,一直带领着根基不稳的国家南征北战,致使国库空虚,因 此才四方搜寻人才,为自己收敛钱财,以补充国库的不足,卢世荣就是其中一个。虽然他很懂得敛财之术,但往往会得罪朝中不少权贵,给忽必烈带来了很多烦恼。 忽必烈为大元朝财力之事烦恼之际,便常外出散散心。
此时,忽必烈汗开着手训练攻打日本之军。备战是严肃的,有水战,有攻城的云梯、砂 囊的使用法及攻城的掩。还有,军士接近敌人时用的盾制作法和使用法。忽必烈汗让塔儿浑挂帅东征日本,一直把队伍训练到都能顺从忽必烈意愿为止。军士们 一个个都练得 镫皮为之抻睦,铁锚为之廖热 ,似紫焰锤打出来的铁钻矛,骁勇的军士都能以一当十,无所畏惧。每每蓝天为被,马背为床,忽必烈要强化训练准 备东征日本的意志,要把一年的里程缩为一个月,把一个月的路程缩为一天,把一天的路程缩为一辰,把一辰的路程缩为一瞬。忽必烈最不赞成的就是早上说的,晚 上改了,晚上说的,早上改了。忽必烈的士兵常常宣传 枪刺扎来不眨眼,羽箭飞来不低头 的尚武精神。
有时,忽必烈不顾年迈之躯,还钻 进普通的帐幕,枕着衣袖,铺着鞍垫与士兵共宿;有时,他跳上普通坐骑,张弓搭箭,挥舞川剑与士兵间练。他也常常宣传 以流涎解渴,以牙肉充饥 的艰苦作 风。士兵们粗茶淡饭,受尽清贫之苦,以备战时。近一个月,每个图门只没一次便宴,嗜酒者略饮涓滴,只好以歌舞助兴。
很快,各个图门包 括千户、百户,十户,到这时已经变成了步调一致的一个人。士兵之间流言蜚语消歇了,懦怯心理消释了,厌战情绪消弥了。元军四十万铁骑的将领,对忽必烈的情 感由敬慕发展到敬爱、敬仰;把自己生的、死的怀念,全寄托在忽必烈的宏图远略下,誓死随他同涉冰川、共度关口,而面无惧色。
忽必烈的二百位使者,在日本国内有计划地完成着关于日本的情报任务,其中最受推崇的是忽必烈的女婿孛秃。日本之情报须汇总到他的手中才能向忽必烈汇报。忽必烈在盼着孛秃的到来,正当忽必烈与南必皇后焦急地翘首期待之时,孛秃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孛秃身着日本和服,峨冠博带,俨然一派中原将相之风。忽必烈见此情况,虎眉倒竖: 孛秃,快去把衣服换过再来,虽说彼此别离多日,怀念之情殷切,但穿着 异国之装,总不得体。 孛秃默默不语,急转身跑出金殿,换了一身蒙古式的袍靴,前来拜见。富丽堂皇的金殿里,堆满了不少日本的梨花银枪、青龙月刀、方天画 戟、七星宝剑,明光熠熠,青锋森森。忽必烈以严厉的目光,搜索着每一件兵器,然后,他淡淡地笑了,对孛秃说: 明天,你看看咱们的兵库,再到校练场上看看 吧!
阔别大都已久的孛秃,在第二天来到金殿前广场上。在林立的兵器库内,见到了种类繁多的新式锋刀利剑、钢枪铁铹,不禁内心为之一 震,双眼发呆,真是巧夺天工之妙。一支名叫 飞锁 的羽箭,在金国很难见到,一张弓可以同时搭上十五、六支箭,瞄准之后,扣开飞锁,利箭脱弦飞锁,射中目 标后,箭镞便轰然起火。这种箭是汉人到日本之后所造,是孛秃又把图纸送回大都仿造的。但是,此次孛秃腹内却装着忽必烈所不知的更奥秘的治国经纶、安邦韬 略,装着日本的通都大邑、险关要隘,装着乐瀛国的意向、村野民心,乃至于日本的入口和粮秣来源。
一切准备完善之后,忽必烈命箭臣使者 孛秃率四十万大军,以塔儿浑为帅。塔儿浑在征东前,忽必烈和南必来到祭祖台前。忽必烈解下腰间佩带,搭在肩上,摘下金盔,捧在手里,与众人向着太阳,向着 不儿罕山,向着祭祖台,行了九叩礼。往日,金帐前的广场上,林立的兵器帐内,满是种类繁多的新式钢刀利剑、钢枪铁镞,今天已经背挎在士兵的身上。每个百户 方阵,均有一张可搭十支箭的巨弓, 飞锁 火箭驮在军马背上,真是兵器壮胆,好不威风。
南必皇后扶着忽必烈走上阅兵台,台下是忽必烈最高统帅的大型四轮帐车。此时,台下的士兵士气已如翻滚的江河,奔腾的万马,然而只有忽必烈本人知道,他这次命四十万大军东征日本,并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成功的,元军远离本土跨海东征,赌输了命运,大元朝将元气大伤。
但是,如果能一战而胜,那收获就小仅仅是日本的疆土与财富了,同时也会令一切心存反念的人不敢再起反叛的念头。而且说不定会让塔儿浑的部族坚定了跟随大 元帝国的信心,真是一举数得呀。忽必烈考虑到这些,于是,他把原部族的首领直到他的 图们 、千户以及兄弟、儿子、至亲、那们,通通率领在身边,一起 为大军祭祖祈福。留下的只是年幼或年老的人,到了这时,忽必烈对汉人的兵法已经趋于实备,这一次东征,他想试一试扇形法的进军,以诈术法取胜,先着塔儿浑 之父特儿亨到日本为使,以达到远涉大海后歇兵整备和以逸待劳的目的。忽必烈祭祖、祭族之后,率领家族的人为塔儿浑元帅送行。范文虎、塔儿浑和龙广天书做前 锋,犹如三对坚硬锋利的犄角。从东海之滨一直蜿蜒到起伏的金界壕,约八百伯勒,大军爬山越岭,没有损失一兵一卒。每个骑士挂十一匹从马,无论箭囊、盾牌、 还是革囊里的阴阳刺轮圈、套马索,均成了投掷兵器,还有肉干和少许的鲜乳以及夜宿的毡褥等,通通在马背上携带。此时,四十万大军占据着庞大的海面,像一座 大山在海面上移动。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