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文——论元府中朝贸易 [摘要]本文运用中外历史、语言文学、考古等资料,特别是过去很少受到关注的原始资料,来考察和讨论元府中朝贸易的过程。元福中韩海陆贸易渠道多样、形式多样、规模各异,进出口商品种类繁多,商业活动对双方社会风俗和人民生活的影响和渗透。 元里民间商人的交往更加生动地体现了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 中朝两国山水相连。 自古以来经济文化交流十分密切。 两国人民的友好交往源远流长。 近年来相关著作也不少,(注:朴振锡《中朝经济文化交流史研究》辽宁人民出版社,1984年,其中论述“元朝与朝鲜的关系”) 13世纪下半叶至14世纪的高丽人》《通信与科技交流》;陈高华、吴泰《宋元时期的海外贸易》天津人民出版社1981年和陈高华《从《老七大》、《朴通士》看元朝与朝鲜的经济文化交流《历史研究》1995年第3期;韩国全海宗《中韩关系历史论文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中朝关系通史》编写组编着《中朝关系通史》吉林人民出版社1996年;陈尚胜着《中韩交往》《三千年》 》,中华书局,1997; 蒋飞飞等,《古代中朝关系史》,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等。都或多或少描述了元里贸易,可以作为参考。)韩国之间的商业贸易仍有进一步讨论的空间。

本文试图通过多种资料来呈现元朝与高丽之间贸易的历史图景。 如有错误请指正。 元符中国与高丽之间的贸易是元符发达的海外贸易的重要组成部分。 元黎贸易的发展与当时的历史、地理条件、社会和政策背景密切相关。 首先,元朝的建立结束了中国宋、辽、夏、金两百年的对峙,扩张为横跨亚欧的蒙古帝国。 过去,当各个政治势力分立后,交通道路上的人为界限和障碍一扫而空,干扰贸易的政治因素已不复存在。 (注:宋朝与辽金对峙时期,各政权关系紧张,互相戒备、封锁。宋朝与高丽的贸易减少,宋朝由于害怕辽、金奸细随高丽商人而来,所以有时疏远高丽商人或拒绝与高丽商人进行贸易,宋朝与高丽进行贸易的一些北方港口也由盛转衰。王朝统一中国后,就没有理由出现这种情况了,北方的港口和航道再次成为元里贸易的重要通道。)统一辽阔的疆域内的公路网四通八达。 中国东北与韩国的陆路交流可以说是近在咫尺,更像是悠闲漫步。 远府的航海技术、装备、运输和管理能力相比千府都有所提高。 这些都有利于商品、物资的对外交换。 与此同时,元政府采取了对外开放、发展贸易的政策。 一方面,元朝采用“官船”制度,“官拥有船只,提供资金,选人加入,进行货物贸易”。 政府获得70%的利润,贸易商获得三分之三; 有时“官员自有船只进行贸易”,(注:《元史》卷九十四《食货志》。

)甚至专门派遣舰队为王室赚取商业利润; (注:《元史》卷三十八《舜帝纪》。)在相应的管理下,官员、百姓、僧俗百姓都可以从事海外贸易,“不限制船只,让其为所欲为。” ” (注:《总则》卷十八《管事食事》规定,禁止市航运部门和地方官员“扣押船舶,带钱财至藏货倒卖”;其他“国王、诸侯、诸侯、权贵”,允许“石尧、僧、道、耶利克文、大石曼等各色人种,往伯邑去”,“按规矩提取”。《食货志》卷九十四《元史》中记载了元成宗三十一年的圣旨,有官员说:“海上的船只不要限制,让它们为所欲为。”)因此,民间贸易有了发展颇多:富贵者用“巨船大帆送夷夷”;(注:陶宗仪《卓庚录》卷五“诸章”。)“富贵人往藏商,使(注:《元史》卷205《特木叠儿传》。)另一方面,积极吸引海外国家到元代进行贸易。 例如,1280年,元世祖向钟书胜下诏:“因商贾已表心意,诚能上朝,我必眷顾他们,以恩待他们。相互贸易,每个人都会做他们想做的事。” (注:《元史》卷十《志足记》。)因此,元府海外贸易繁盛。 然而,在高丽社会,“上下皆为利”(注:《宋代(1391年)》),“贼人皆受远方货物之利,不务己业。可见,从宋朝到明朝,高丽与中国的关系因此,元朝与高丽的贸易与元朝整体国际贸易一样繁荣。元朝和高丽包括今天的山东半岛以及北京、天津、辽宁、吉林等华北、东北地区,以及江苏、浙江、福建等东南沿海省区。

海上贸易的港口中,北方靠近晋津的直古有,这在高丽文献中有明确记载。 《原丐帮》中的朝鲜商人李在大都卖掉自己的国货后,“到直谷渡海”。 元代商人大多走海路前往高丽,最近的港口是直谷。 山东半岛也有通航至高丽的港口,高丽官员曾到宜都进行贸易。 事实上,山东与朝鲜半岛有着悠久的海上交通历史,并拥有多个重要港口。 据《管子》等书记载,春秋战国时期,齐国通过海路进口朝鲜“文皮”。 朝鲜考古发掘在我国发现了许多战国时期的货币,包括明道钱、安阳布钱以及各种金属器物。 (注:《韩国考古学研究》第196-236页,引自朴振锡《中朝经济文化交流史研究》第10-11页)隋唐以来、子、青、莱、海等与朝鲜海有着密切的关系,而“登州海高丽道”更是唐代海外交通的重要通道。 (注:《旧唐书》卷199卷1,《新唐书》卷220《高丽、百济、新罗》,《新唐书》卷43卷7,《地理》7。 )密州、诸城、登由于舟州(包括穆欧、文登、贵山)、青州等地有大量新罗人居住,因新罗人多而形成“新罗堂”和“辛二”居民。 台北文海出版社,1971。) 宋甫、齐西宁 年前,“高丽入使,以邓、赖为首。”由此可见山东半岛沿线地方在与高丽交往中的地位。 宋熙宁七年后,高丽担心政治环境的干扰,“欲远走契丹”,改“明州为伊阙”。

(注:《宋史》卷487《外国》3《高丽》。)进入元朝后,政治因素不再是问题,山东至高丽的海路和港口也应该恢复并再次发挥自己的作用。 影响。 东南沿海与高丽交通贸易的主要港口是清远、泉州。 其他如上海、温州、坎浦等地也与高丽有不少交往。 (注:详见陈高华《元朝与高丽海上交通》及《镇论学报》(韩国)第71、72期。) 清远港松府曾称明州,宋时王朝时期是与高丽交通的重要港口。 西宁之前,高丽船只频繁抵达边境。 熙宁七年后,“高丽船只愈来愈多”,“直奔思明”。 中国官方和私人船只经常从明州定海航行到高丽,“渡洋东行”。 遭遇强风,三天后入海,五天抵达朝鲜黑山。 元代,清远贸易进一步发展,成为元府市船政司所在地之一。 清远港位于甬江上游奉化江与余姚江交汇处。 地理位置适中,距温州218海里,距杭州167海里,距上海136海里。 “南接闽粤,东接日本,北接朝鲜,商船通达,货物丰富。” (注:志正《明续志》卷一《图风》。)据记载,此口岸在元府进口的货物有220多种,比南宋多了50多种王朝。 元代有诗描述了清远港海外贸易的盛况:“是国控海岛蛮夷,云集商贾。泉州港是元府第一大港,也是商船所在地,海外贸易繁荣。”福建与朝鲜有着自己的贸易历史传承,据《宋史外传》和《高丽》记载,当时的高丽,“王城内有华人数百人,福建人也多至,因贾的船。”

《高丽史》记载,北宋中叶以后,有时从泉州到高丽的船只比从明州到高丽的船只还要多。 (注:据《高丽史》记载,自宋真宗末年至高宗初年,宋商赴高丽93次,其中籍贯可考25例,泉州9例,2例)以福州5例、明州5例、台州、广南各3例为例。)说到源福,泉州是“远方有货,有奇珍异宝,有奇珍异宝”。异地,富商富商皆能居住,据说是天下第一,其人往往聪明,能利。” (注:吴成《送蒋曼卿赴泉州记事序》及《吴文正公集》卷十六。)清远、泉州常年有货船往来高丽、元间。 高丽一侧的礼城江口,是对华贸易的重要港口,在13世纪就达到了繁荣:“潮起潮落,船只来往,首尾相连,走向海底”。中午进入南满田。” (注:朴振锡《中朝经济文化交流史研究》,辽宁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57页。)元人周治中《异域志》记载了214个国家与元朝有接触的民族,其地理范围最接近的是朝鲜,除了海路之外,元府与高丽之间通过北方陆路的贸易量也相当大。朝鲜王朝和高丽王朝主要是官方和私人形式。(注:韩国学者将中世纪朝鲜与中国的贸易进一步细分为官方贸易、附带贸易、公认的私人贸易和秘密贸易、朝贡贸易、准朝贡贸易)参见韩全海宗的《中古时期韩中贸易形式初探》,认为只有几种官方贸易和一种秘密贸易园里与园里之间的关系,见《论梨园贸易的本质》。

两篇文章均发表于权海宗所著的《中韩关系史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民间贸易,更多关于元里与黎间贸易史实的资料已出土。 )官方贸易主要以“贡”或“付”或“回报”的形式进行。 互相赠送礼物(贡品也是免税的)本质上是变相贸易。 外商也常将运来的货物形容为“赠送”或“贡献”(有时以该国君主的名义),但他们“按时价收费”。 (注:《永乐大典》卷19425载《开国宪法大纲》和《驿站》记载:“凡下海经商者,必带宝物等物,将货献之……”为避免捐赠过多、负担过重,元朝政府只得将十分之一的货物当作礼品,其余的则按规定购买。 元政府有时直接“正式派船”进行海外贸易,这自然是一种官方贸易。 相互贸易也是元朝官方管理下与高丽进行贸易的一种方式。 首先,我们来看看共同市场。 元朝与高丽两国陆地边境地区的相互市场贸易时有变化,史料记载稀疏且不详。 据高丽记载,1224年(高丽高宗十一年),元朝政府同意在两国边境“各设商址,依先前约定进行贸易”。 (注:郑林芝《高丽史》卷二十二《高宗世家》。)元代有专门的官员负责管理市场、征收赋税和利润。 例如,1286年,《高丽史》记载“元遣使计税”。

(注:郑林芝《高丽史》卷三十《忠烈王世家》。) 据《元史高丽传》记载,中统二年(1261年)十月,世祖元朝派阿失、焦天翼持圣旨。 命议市事,三年正月停止交易。 《元始皇本纪》记载中通二年七月归海:“巴斯达尔乞在高丽鸭绿江西建立互通,从之。” 中通三年正月庚午,“朝鲜互贸停”。 (注:《元史》卷四、卷五《世祖本记》。)根据前述史料,元世祖时期边疆地区的交易市场已不复存在。但元力在其他地方的官方互通活动并没有停止。 并继续。 《高丽史》记载元宗十二年(1271年)丰二十七年有“元宗世家”。 )忠烈王四年(1278年)五月,遣前将尹修到京推销马匹; 忠烈王十三年(1287年)三月,派将军张顺龙等仙人前来索要公主的珍珠袍; 忠烈王二十年(1295年),高丽政府派人“航行至宜都郡,运来麻布一万四千匹,并市售楚币”。 28、30、31《忠烈王世家》。 元代称宜都路,不称宜都府。 《高丽史》记载有误。 )高丽在元朝市场上兑换元钞购买商品。 通过海路到达宜都(今山东省青州市、潍坊市)的贸易,反映出当时山东半岛也有元与高丽贸易的重要港口。 元人朱希言作《鲸背诗》曰:“高丽与辽阳各有利害,各路隔半洋各有命运,风帆东航”。向西,你去潇湘,我去秦国。”

据考证,认为开往高丽、辽东的支线是在山东半岛附近海域。 (注:陈尚生《中朝三千年交往》,中华书局,1997年版,第65页。) 13世纪末,高丽国王派遣周姓大臣经海路来到杭州与元朝地方官员讨论双边贸易事宜。 (注:姚燧《师公神道碑》卷十六、《牧安集》。)高丽忠肃王时期(1314年),成都升任刘彦大夫、于棣,二人均是由元朝翰林院来到江南,献上珍宝。 150元宝,买了1800卷经书,还了回来。 (注:《高丽史》卷三十四《忠肃王世家》。)高丽后期,高丽国王甚至派官员或委托富商从事贸易,获取利润。 例如,忠惠王三月(1342年),丙申派南宫信向幽燕出售布匹和金银两万匹。 1343年《高丽史》卷36《忠惠王世家》。 )元朝政府还多次派人携带官帛、钱币、帛帛等物品在元镇担任驻军,前往高丽求取佛经,购买牛、粮食甚至人口。 元朝有时会根据需要从高丽或元方调运粮食等物资,类似于统一购销。 元历官员互相赠送礼物,并以“进贡”、“回礼”的形式交换大量物资。 元朝继承了中国历代“厚赐薄还”的原则,赏赐多于贡品的价值。 (注:胡志同《紫金山全集》卷七《八胡入朝诗》。)双方派出的朝贡使者,经常携带一些未经许可进行贸易的物品。 元朝政府对这种行为习以为常,一般不深究,任由高丽前来使节进行私人贸易。 但如果高丽政府发现出使元朝的使者为了私利利诱百姓、隐瞒太多,就会受到惩罚。 例如,高丽元宗四年(1263年)十二月,朱英亮和郑庆福被送到仁树岛。 英良等人去北朝(元朝)时,受人财贿赂,带走十七人。 买和卖,事情都清楚了。 十七个人每人有170个银瓶,700斤丝绸,都与岛屿相配。 我已经给您攒了九斤银子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