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一词源自黄金。 金朝因局部战争的需要,设立尚书省,分军民,并非定制。 元世祖年间,设中书省。 中通、致元年间,各地设立行中书行省,作为中书行省的派遣机构。 后来逐渐成为固定的地方行政机构,负责管辖范围内的重要军政事务。 省制是指在中央一级设有中书省和宰相,主管国家政务,枢密院主管军事,御史台负责监察; 地方设行中枢行省,行省设宰相,主管全省军政事务。 省分为道、府、府、县。 元朝在全国共设立10个行省,分别是岭北、辽阳、河南江北、陕西、四川、甘肃、云南、江西、湖广。 山东、山西、河北、内蒙古统称“肥力”,直属中书省管辖。

省级制度的建立在政治上巩固了国家统一,确保了行政系统的集权。 这是中国行政体制的重大变革,对后世产生了巨大影响。 省作为地方一级行政区的名称,沿用至今。 行省制起源于魏晋时期的邢台,是中央处理军事和国家事务的临时机构。 金朝曾在边境设置邢台尚书省。 蒙古人入主中原后,仿效金制,设立行署禄府郡、行署县,管辖大片地区,演变为地方最高政治机构。 元世祖中通年间,尚书行省并入中书行省,地方机构也改称兴中书行省,简称兴盛。 从此,地方政治体制进入行省治阶段。

元代,行省设宰相、平章、左、右宰相、参事等。 其行政机构的名称和官员的级别与中央政府相同。 他们负责一个省的所有重大军事和国家事务。 该省辖区不仅幅员辽阔,而且省界盘根错节,无险山大水可依,又向北敞开大门,形成了北控南下的军事控制局面。 由于这项措施有助于防止地方分裂,所以被明清两代所继承。 元兴省下辖的禄福州和县,没有固定的隶属关系,随意性很大。 还有一些省之间的公路和公路,具有监管性质。 为了加强控制,元朝在禄府州、县设立蒙古事务官“达鲁八赤”,监督各级官员,掌握最高权力。 县以下设有村公社和礼甲,蒙古军队常驻扎于村公社实行军事统治。 村长通常是蒙古族或色目人,一切衣食由村民提供,是当地的最高统治者。这加剧了民族和阶级矛盾,导致元末农民起义。王朝。

1、省份的二元特征有利于集权。 元朝的行省最初只是临时的中央机构。 到元朝创建者忽必烈统治末期,这些地区基本定型,转变为永久性的地方行政区域。 但即使在省完全定型和地方化之后,它仍然具有中央机构或中书省分支机构的性质。 “省份演变为最高地方政府只是其性质的一个基本方面”; “即使完成了上述演变,行省仍将长期保留一些皇家机构原有的特征……而不是纯粹的地方政府”(李志安《省制研究》),这使得省份具有二元性的特点,这是其他朝代中央政府与地方行政区域关系所不具备的。 这一特点使得各省不得不服从中书行省的制约,共同服务于元朝的统治。

2、中央政府对各省的有效控制有利于中央集权。 各省虽然“有军国大事,皆掌管”,但在实际运作过程中,却在各方面都受到中央的牵制和制约,所以“有诸侯之镇,无诸侯之镇”。诸侯权力》(《历代名臣报告》卷273《财务管理》菜单引赵天临报告)。例如,在人事权力方面,元代地方官员的选拔主要是中书省和吏部的职责,各省几乎没有任命官员和管理事务的权力,这方面远远不如汉唐的地方官员。各省仅作为朝廷集中财富的工具,中央和地方对所收财富的使用必须执行73%比73%的悬殊比例,各省也有义务听从朝廷的命令,追加货币粮食,补充中央国库。 税收支出不足; 在军事方面,各省不能独立行使军权,军权由中央枢密院掌握; 在司法方面,朝廷对各省也制定了严格的规章制度,不可逾越。

3、省内权力相互制约,有利于集权。 元代各省实行群官负责、轮办会议制度,即省级官员集体召开会议,共同负责。 各官各有分工,互相配合,互相制约。 每个省级官员不可能独立。 在不受其他同事协助或限制的情况下行使权力。 同时,中央还在各省组织了专门的机制,对各省进行监督,防止其夺权、夺权。 例如,江南、陕西监察站的设立以及二十二个廉政使组成的地方监察网络,就是元代地方监察的创举。 元末,大部分行省、行舆师台和廉政局在一定程度上处于相互对立、相互攻击的状态,有效地强化了中央集权。

4、省级权力归属有利于权力集中。 作为民族统治的有力工具,元朝各省主要由蒙古族和色目族官员控制。 以最关键、最敏感的军事权力为例,只有平章以上的省级官员才允许掌握军事权力,平章以上的官员不得掌握军事权力。 汉族一般只能担任蒙古族和色目贵族。 “虽以德仰望汉人,却不愿与汉人合作”(《元史》卷186《成尊传》)。 这些人大多处于元朝的集中统治之下。 一个忠诚的捍卫者很难成为当地分裂势力的代表。 因为作为一个不同民族、不同文化背景的刺史,即使他掌握着很大的权力,也很难想象他会煽动汉人或者能够煽动汉人分裂。 总之,元朝统治的民族色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行省主要代表朝廷的意志和利益,成为中央政府控制地方的有力工具,而不违背朝廷的意志。中央政府。 因此,在认识元代行省制度时,不能完全从汉族社会历史发展的自然趋势来解释,而必须从当时特殊的历史环境和汉人独特的统治意识中寻找原因。蒙古统治集团。 这就是为什么元朝的省制起到了巩固统治的作用,但到了明初,朱元璋仍然将权力分为三部分。

5、省份划分有利于中央集权。 秦汉以来,土地资源的行政区划一般根据山川地形的自然界限或历史传统来确定。 行政区域的天然属性与经济、文化融合倾向较强,很容易造成割据局面。 从元代开始,行省划分主要是为了中央军事控制的目的,采用“交错”的原则,任意将自然环境差异较大的地区合并为行省行政区域,削弱了地方经济文化认同,并且人为地造成了北凌南的局面。 这样一来,省官就失去了御险称雄的地理条件,朝廷也更容易控制他们。 例如,秦岭以南的汉中地区划归陕西省管辖,四川盆地的北向门户门户开放,难以防守。 这种行政区域的划分方式,自然加强了中央集权,客观上促进了各族人民之间的经济、政治、文化交流。

综上所述,虽然元朝的行省制确实与唐宋以来汉族社会日益强化的集权观念存在很大冲突,但作为元朝社会发展的产物,它仍然发挥着一定的作用。出于加强中央集权和巩固统治的重要目的,也对后世的政治制度,特别是地方行政区划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