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了蒙古草原各部落,将卫队扩充到万人,并组织为禁军,名为“七雪”。 他们平时轮流值班,战时担任“大中军”,随大军出征; 每个部落被组织成一千或一百户为一组,所有成年男子都有义务参军。 他们上马备战,下马成群聚集牧灵。 实行军牧结合体制,军事组织与社会组织相结合。 1260年,元朝创建者忽必烈即位。 政治重心南移。 军事制度也深受中原历代王朝的影响。 中央集权得到加强,组建了近卫军。 不过,蒙古部落军的许多兵力仍然保留了下来。

皇帝掌握军事权力。 下设枢密院,负责军事事务。 它是最高军事组织。 其重要职务大多由蒙古族、色目族贵族担任。 出征、驻军、通报、派遣、立功等,都按照皇帝的旨意由它管理。 元初末,战乱频繁,常单独设立枢密院,就地控制军事。 枢密院常以地区名称命名,且多为临时设立。 中书省设兵部,管理农牧等事,有时兼管驿站。 各地军政由省丞负责,一般也由蒙古人和色目人负责。

忽必烈汗

忽必烈即位初期采取的紧急治军措施,只能保证短期的军事优势。 为了在中原建立长期稳定的政权,就必须建立像历代中原王朝那样的专制中央集权制度。 忽必烈在建立中央统治机构、确立大汗权威、统一税制的同时,还对军事编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将军事权力集中于中央,力求军政统一,保证了并加强了军事上的中央集权。

中统三年,李芳公开叛乱被平定,但其他汉将仍是“诸侯诸侯,牙借棋盘,各有各的土地,各有各的百姓”。 ,父死子继”,“各持重兵,最多者五万至七万,少者不下于两万至三万”。 想要控制汉族诸侯在中原的势力已经来不及了。 李芳事件爆发后,朝廷官员要求罢免汉族诸侯。 忽必烈也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很快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约束汉将。 中统三年十二月,忽必烈下令,责令负责数万户的各部门总管停止办理民政,不得参政军事。 “路管民,官管民,官管军,各有各的事,互不相管。” 我们严格实行军民分开,改变了过去诸侯王行使地方军事、政治、财政大权的现象。

私人权力的削弱

中通三年颁布新制,规定汉族将领“不能兼任军文职务”。 兼任军职和文职的人可以选择自己选择的职位。 陆军将领的子女不得再担任军事职务。 此令下达后,史天泽一家“立即解救十七人”,以及张洪略、张洪彦、严忠范、严忠嗣、于文谦、郑鼎、李毅、刘元礼、张等二十余名汉军士兵。洪等先后移交兵权。 汉族诸侯的兵权被解除后,他们所控制的军队就不再是私有的了。 各地汉军由汉族诸侯的私人武装转变为蒙古国家控制的军队。 过去,汉朝的侯爵是在父亲死后,由其父子继位的。 他们任命了自己的官员并建立了自己的统治机构。 事实上,他们成为了统治一方的独立王国。 为了打破诸侯的传统权力,元朝元年(1264年)十二月,忽必烈下令“罢诸诸侯,立传法”,规定死后,诸侯,其子孙将“荫天下”。 任期结束,官吏全部从中央调出,“以致天下大夫小吏,及冼名器,皆出朝廷”。 消灭诸侯,加强了中央集权,使许多地方的人民摆脱了诸侯的压迫。 “在元朝,当侯爵被贬为守将时,百姓把他的老侯爵视为路人,甚至像敌人一样指责他、咒骂他。” 由此可见,这种做法很受人们欢迎。

取消封建领主

石天泽、张柔、颜仲基等人原有的封地,在元二年左右全部归还朝廷。 他们的封地改为平民,并划归当地政府管辖。 中通四年正月,改汉军奥鲁。 中通四年正月,设立十名奥鲁将军,规定各汉军奥鲁不再受各汉军万户管辖。 汉族军户的税收,由河南、山东的同军署,东、西川的元帅署,陕西的行署管理。 “每万名奥鲁官员的兄弟、男人和私人都将被解雇。”

义军与将军

忽必烈企图剥夺汉族诸侯的权力,并不是为了停止使用汉族将领为蒙古政权服务,而是为了消除谭兵制造叛乱的隐秘思想。 在大部分汉军交出兵权后,忽必烈仍然选派了一些人前往前线指挥作战,但不允许他们率领原来的部下。 元朝三年,忽必烈任命董文秉为登州光华行军万户统帅,掌管石天泽旧军; 他任命师格为濠州万户,掌管张柔旧军,而原本由师格指挥的旧登州军则交给了张弘范。 其他汉军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设立督万户统军司

为加强对汉军的控制和统一指挥,中央统一四年正月,“增设万户府监兼战部参事”。 战事督察万户大多由丹马赤军将领担任,负责监视汉军万户的行动。 前年12月,地方设立统一军部,主管辖区汉军万户,处理日常军事事务。

扩大质子军

原本分散在蒙古军中的质子军大部分掌握在忽必烈手中,驻扎在宣德、平州、滦州等地。 中统四年二月,“劫各路官员子弟为人质”,用传统的劫持人质的方式,控制散居各地的汉族、色目军官和文官。 官员子女成为土鲁花的规定是:万户、干户必须选一名孩子担任土鲁花。 万户孩子需要带12匹马、2头牛和4个农民。 儿童则减半。 担任秃鹫花的人必须带着他的妻子,而且他所带的仆人数量不受限制。 那些携带更多马匹、牛具等的人可以随意携带。 任何官员不得隐瞒自己的职责,让别人代办。 若无父母子女,或父母子女年幼,可由弟弟或侄子代行。 招募的质子被编入了原来的质子军,有的可能进入了七血(护卫军),成为了大汗的侍卫。 忽必烈镇压诸侯的举动得到了以史天泽为首的汉将将领的积极配合。 他以和平的方式实现了中央集权的目标,对汉族军队组织进行了比较彻底的改造,使蒙古贵族与汉族地主阶级的历史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