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的名人_元朝皇帝_元朝皇帝与名人/

阿合马(阿拉伯语:Ёанайнии‎,? – 1282),元朝开国元祖忽必烈汗的近臣之一,出生于费纳卡特(今乌兹别克斯坦),后任宰相。

他的早年生活不详,但已知他是察必王后父亲陈纳言的嫁妆奴隶。 据史料记载,中通二年(1261年),阿合马被任命为上都同治。 三年,领中书左右部,充京师转运使。 至元元年(1264年)升任中书平章,执政十余年。

阿赫马在位期间主要掌管财政。 他通过办理户籍、实行垄断制度、发行纸币(当时称交宝)来增加收入。 元朝灭南宋后,在江南实行纸币发行,限制药材专卖。 ,大大增加了元初的财政收入。 然而,他的各种财政措施引起了其他大臣的不满。 武官王柱联系了高僧高和尚。 世祖北上上都(今内蒙古)时,谎传太子召见留在大都的阿合马的命令,然后策划刺杀阿合马。 杀。

两人随后被捕并被处决,但此后,众大臣纷纷上书,声称阿赫马的行为是非法的。 忽必烈查案后,也将责任归咎于阿合马。 不但没收了他的家产,还杀了他的同伙,还把他剖开。 马的棺材和棺材被拉开,他的尸体也被撕裂了。

金融专家

阿赫马的早年生活不详,但已知他是察必王后父亲陈纳言的嫁妆奴隶。

中统三年(1262年),忽必烈任命他为中书左右两部兼各路交通使,并专管财税事宜。 阿合目立即向忽必烈汇报,并下令单独制定计划,并向各交通部门宣布指示。

中通三年(1263年),因河南均州、徐州等州有炼铁设备,请朝廷赐予宣言,重振冶炼利益。 忽必烈升开平郡为上都,任命阿合合为开平郡事共督。 又照旧掌管中书左右两署。 阿合姆立即上书,任命礼部尚书马越合乃,掌管已查明的无户籍三千户,加强炼铁业,上交铁十三万七千斤。每年,都用这种铁铸造、锻造两件农具。 十万块,换取粮食,一共上缴了官府四万石。

元元元年(1264年)正月,阿和立即报告:“太原百姓煮私盐,越境贩卖,各地百姓贪图便宜。”解州官盐卖不出去,每年缴纳的盐税只有七千五百两,请求朝廷将太原盐税从五千两起增加从今年起,各户,包括僧人、道士、军士、工匠等,都要分担盐税,民间公用的私盐,可以根据自己的方便使用。” 这年十一月,裁撤中书左右司,并入中书省,阿合马被任命为中书平章。 晋升为官是一种荣幸。 卢医生。

很受欢迎

元三年(1266年)正月,设立直国使部,阿合马也以平章政事官掌管直国使部。 过了一段时间,钦差向政府报告说:“东京年税所得的薄弱劣质无法使用的布料,用来在当地买羊。真定、顺天的金银不符合规格的,应予处理。”重新熔炼。” 别害羞。 赤山出产岩棉。 将其织成布。 它不能被火燃烧。 请派官员去开采。”他又报告说:“国家的支出种类多,数量大。 今年,皇帝回京后,已经花了不少钱。 如果我们有四十万锭钞票,明年的钱恐怕不够用,所以要节约使用。”11月,国务院再次报告:“环州谷白银开采量已达16万斤。 一公斤,可以得到银三十两,锡二十五公斤。 开采所需的费用可以通过出售锡来支付。”忽必烈都同意了国务院的要求。

元七年(1270年)正月,设置尚书行省,废除各州使节,任命阿合马为平章尚书以省事。 阿赫马是一个足智多谋、善言善道的人。 他为自己的效用和所取得的利益感到自豪。 人们称赞他的能力。 忽必烈渴望使国家富强,于是尝试让阿合马做事情,并取得了很大的成果。 我还看到阿赫马与宰相贤真、史天泽等人争论。 阿赫马一再有理由让别人屈服。 由此,他对阿赫马的才华表示惊讶,授予他政治权力,对他的话一切言听计从,却不知他的专制任性越来越强大。

宰相安同忍了半天,向忽必烈报告道:“我最近呈上报告,说诸大臣、枢密院、御史台,要按照通常制度向皇帝报告,重大事项事情必须经过大臣等人商议后才能向皇帝汇报,已经有圣旨批准了,现在尚书省的所有事情都是直接报告,这似乎违反了我之前向皇帝汇报的规定。” 忽必烈道:“你说的确实是对的,莫非阿合合是因为我对待他的缘故?我很信任你,你敢这样做吗?他不与你商量,这是不对的。他应该按照你说的去做。” 安通又报告道:“阿合马所任命的官员中,左丞徐恒认为大部分任命不当,但他已收到圣旨,请他向中书省商议公告。如果他不这样做,给了,以后恐怕还有别的话,他应该测试一下他所任命的人是否有能力,时间久了自然会明白。 忽必烈我觉得安通说的有道理。 5月,财政部长发出请愿书,要求清点全国户籍。 后来御史台认为,各地都在猎杀蝗虫,百姓也都在辛苦劳作,所以人口普查应该稍微推迟一些。 所以我不再这样做了。

夺权

元朝设立尚书省时,有一道圣旨:“凡大小官员,应考选者,其资历,由吏部定之。​​”上书尚书省,然后送中书省奏折。” 此时,阿合马自己人的升迁,不会由吏部决定,也不会派往中书省。 宰相安通禀报此事,忽必烈命问阿赫合。 阿赫马说:“无论大小,一切事务都委托给大臣,大臣们应该选择自己任命的人事。”

安同因此要求:“从现在开始,只有严重犯罪和调任路总管的事情,才由我的属下管理。其他的事情,全部交给阿赫马,这样才能明确责任。” 忽必烈同意了。 元八年三月,尚书省再次呈请详规,下旨通报全国户籍普查核定事宜。 这一年,皇帝请求将太原的盐税增至常额一千锭钞票,仍归此路管辖。

元朝九年(1272年),忽必烈将尚书省并入中书省,任命阿合合为中书平章。

元至元十年(1273年),其子胡欣被任命为大都道总管、大兴府尹。 右丞相安同看到阿合马的专制势力日益强大,想要弥补这个缺点。 他汇报说大渡路总经理以下的官员大多无能,要求派人接替。 不久,又有报道称,阿合马、张惠仗着宰相之权,懂得经商,以此谋取天下最大的利益,严重毒害百姓,使百姓一无所有。没有出路,也没有上诉的地方。 阿赫马道:“这话是谁编的?我要在法庭上与他争论。” 安同进禀报:“尚书省左思都周相,中牟谋取暴利,罪名十分清楚。” 忽必烈说:“这样的人应该在征用完成后公开革职”。 后来枢密院请愿让胡欣在枢密院任职,忽必烈拒绝了,并说:“他是一个胡商人,一个普通人。” 如果他还不明白事情的真相,又怎么能让他负责机密的事情呢?”

元朝十二年(1275年),伯颜率兵伐宋。 过了河之后,好消息一天天传来。 忽必烈命阿合马、姚叔、屠单恭禄、张文谦、陈汉贵、杨成等人商议在江南实行盐法、钞法和药材贸易。 阿何立即报告:“姚叔说:‘如果江南地区的路口过不去,老百姓肯定会失去住处。’ 土单公路道:“伯颜已经贴出告示,明确表示不交换路口。如果现在急于实行,就会失去民心。” 张文谦道:“如果可行的话,你应该去问伯颜。” 陈汉贵、杨成都说:“换中通钞换江南会合有什么难?”忽必烈说:“尧叔、涂山恭禄不知道如何把握时机。我曾问陈言,这件事情,陈彦也认为应该尽快更换宋朝,既然商议已经决定了,那就按你说的办吧。 阿赫马又报告道:“尧叔和涂山公录都说,人们可以在北方自由贩卖盐和药材。我想,如果让普通人这样做,恐怕会造成混乱和不团结。我们拟在南京、卫辉等道路上统一采购药材,从蔡州运盐20万斤,禁止各类人员私自买卖。” 忽必烈说:好啊!就这样吧。

阿赫马补充道:“近来,由于收缴军用财产、对俸禄上的人免征税款、裁撤交通官员,所有总管也都按配额负责征税,这样一来,国家开支不足,我以为不如查户籍数,远者归近者,设迁资使,估势增前赋税额,并选清廉能官另办此事,铁器应由公私冶炼,并由官设局专卖;仍禁止各类人员私自制造青铜器。如此,人民的财力就不会耗尽,国家的开支就足够了。” 于是设立诸转运使,任用。 还将有烈金、扎马次烈、张浩、福贵、蔡德润、赫氏烈恒、阿里赫哲、完颜娣、蒋毅、阿劳瓦丁、杭州沙等人为转运使。 有一个名叫伊杜·马丁的人,因为欠公众钱财而被免职。 他去世后,还欠下很多钱没有还清。 钟书生提交报告,商讨如何处理。 忽必烈说:“这是钱粮的问题,你去和阿合马商量吧。”

正元十五年(1278年)正月,忽必烈因西京发生饥荒,发出粮食一万担赈灾。 他还告诉阿赫马,要广泛囤货、储蓄,以备短缺之需。 阿何立即报告道:“从今以后,御史台若不向尚书省报告,就无法随意召见管理仓库的官员,也无法查核钱财的数字。随意攫取粮食,如果官员不能在会议上报告,就会被判刑。

同年四月,中书左丞崔彬报告:“当初因江南官员过多,无能者甚多,命阿里等人分别消灭。如今证据已然有了,但这是欺骗不了的。向朝廷报告,这是欺骗国王。杭州幅员辽阔,承担的责任不轻。阿合马被自己的私情所迷惑,竟然利用自己没出息的儿子莫苏护作为大儒华赤来主宰。虎符,这就是衡量人才、分配责任的方法吗?” 他还说:“起初,阿赫马表示要求解除其子女的官职,但现在他已从政,他的一些儿子甚至侄子担任行政职务。省里的人参政,有的担任部长。”礼部尚书,将任朝廷达鲁赤,理解同僚,皆同署要职,若违背昔日之言,必受正义之损失。” 忽必烈向他们所有人发出了命令。 他被解雇了,但他从来不认为这是阿玛的错。 忽必烈曾对淮西刺史昂吉儿说:“为宰相的人,必须通晓天道、通晓地理、竭尽人事,具备这三者才能称职。”海牙、麦树丁等人不能担任宰相;民间之中,阿赫赫马的才能足以担任宰相。” 这也是他受到皇帝称赞的原因。

腐败和歪曲法律

元朝十六年(1279年)四月,钟书胜奏请设立江西茶运司,以及各盐运使和宣教司。 不久,胡欣被任命为中书右丞。

元十七年(1280年),中书生报告:“阿塔海、阿里说,现已设立宣传部,官员达五百人。左丞陈彦、范文虎等人说,扰乱人民,还贪污、偷窃政府的钱财,请除掉。”

阿何立即禀报:“昔日有圣旨登记江南粮号,我们屡次发文请示,却没有报告实际情况,所以我与枢密院长老商量。”御史台及钦差大臣,认为应设立交通司,因官多,俸禄重,应在各区设立升官处,各行各省各指派一人负责。负责这个任务。现在省里还没有任命一个人,就要求撤销,把过错都归咎于大臣等人。不过,我大臣任命的人,有的才上任两个月。如果算下来,他们一共贪污了一千一千元宝,那和他们管理四年相比,要多少钱呢?现在晋升部成立了,不到三个月就被撤销了。 还不是怕自己的违法缺点暴露,所以先向自己上访,消除痕迹吗? 应当命于世和派有能力的人随行,如有违法行为,应如实报告。 报告。”忽必烈说:“阿嬷的话是对的。 他命令御史台选派人员前去调查。 如果他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他就可以责怪别人。”阿赫玛曾报告他应该受到惩罚。建立大宗的正宫。忽必烈说:“这是否是你们人民应该说的,是我的事。 不过,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宗正这个名字。 你说的是对的。 你必须考虑一下。”

阿赫马想要将江淮行省平章阿里博和右城帖木儿建省以来的所有钱粮数字进行整理和统计。 他派布卢赫达奇、刘思宇等人前去调查,发现他们擅自更换了朝廷指定的人选。 官吏八百人,任意置左右官,铸铜印等事。 ”忽必烈道:“阿里波等人用什么理由来解释呢? 阿赫马说:“他说以前省里要铸官印,我以为因为以前江南没有平定,我可以根据情况自己处理。现在的情况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们又擅自缴纳粮食四十七万担,并报废宣传部,中书省派官员查算时,收缴钞票一万二千锭。 阿里波和严帖木儿最终都因此被杀。

当时阿赫马掌权已久,更加肆意、贪婪、狂妄。 他提拔奸臣郝震、耿仁,突然升任中书省侍郎。 他阴谋勾结,专门欺骗皇帝,所欠的税金还不够。 加上免税,百姓逃亡、迁移,京兆等路每年的所得税就达到了5.4万元,但我仍然认为这不是实际情况。 当人们在郊区拥有肥沃的农田时,他们就把它抢占为己有。 暗中收受贿赂,表面上严格执法,朝廷众臣都用眼神表示不满,却无人敢明言商量。 有一位秦长青,当值守时,慷慨激昂地写信揭露自己的种种罪行。 他实际上是被阿赫玛密谋并在监狱中杀害的。

被暗杀身亡

元十九年(1282年)三月,忽必烈在太子陪同下在上都。 宜都前湖有一个人,名叫王主,一向憎恨邪恶。 由于人们对阿赫玛感到愤怒和怨恨,他偷偷锻造了一把大铜锤,发誓要砸碎阿赫玛的头。 当时,有一个妖僧,是一位高僧,自称拥有秘法,在军中施展,却毫无作用,逃跑了。 他装死,杀死了一名徒弟,以尸体掩人耳目,然后又逃跑了,以至于没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 王竹和他一起策划。 五阴之日,他冒充太子,回京参加佛事。 他聚集了八十多人,连夜进京。 早上,两名和尚被派往中书省购买祭神佛的用品。 中书省官员起了疑,审问他们,他们却不肯认罪。 中午,王洙派崔管事谎传太子遗意,并请枢密副使张仪当晚派出部分人马在东宫前集合。 张仪不觉其中有谎,遂命主帅严翼。 率领部队,并肩前行。 国王骑马去见阿合马,谎称太子即将到来,并命中书省诸吏在东宫前等候。 阿赫马派右四郎中陀浣察儿等人策马出关,向北走了十余里,与王朱一行人相遇。 冒充太子的人指责他们无礼,将他们全部杀死,夺取他们的马匹,南进建德门。 到了夜二更,没有人敢问什么。 到了东门前,众人纷纷下马。 唯有那个冒充太子的人坐在马背上发号施令。 召中书督来马,骂阿赫马。 说完,国王把阿合马带走,用袖子里藏着的铜锤敲碎了他的头。 阿赫马立即被杀。 遂召中书左丞郝震来杀之。 他囚禁了右丞张惠。 枢密院、御史台、留守署的官员都在远处观望,谁也猜不透其中的原因。 尚书张九思在宫中大声喊叫,认为这是一个骗局; 宫中留下的大鲁花赤穿盾,手上拿着木棍冲上前,将马上的人撞倒在地。 弓箭狂飞,一行人四散奔逃,大半被擒。 高和尚逃走,王朱上前请求囚禁。 御史中丞也首次扮演帖木儿飞马忽必烈。 当时忽必烈驻扎在察罕淖尔。 他听说后大怒,当天就驱车前往上都。 他命副枢密使伯罗、司徒、李火密、深胜阿里等人,据驿站赶往大都,讨伐叛乱之人。 庚辰日,高僧在高梁河被擒。 辛集日,波罗等人抵达大都。 壬午日,王朱、高和尚被杀于市,斩成肉泥,张仪同时被杀。 临刑前,王主喊道:“王主除害天下,如今他死了,将来一定会有人为我记下这件事!”

开棺杀尸

阿赫合死后,忽必烈还没有完全认识到他的恶行,下令钟书胜不得追捕他的妻儿。 当他询问波罗时,波罗知道了阿赫马的罪行,然后愤怒地说:“国王杀他是对的。” 随即命人掘墓开棺,在通玄门外斩首。 让狗吃他的肉。 朝廷百官、士大夫、百姓都齐聚观看,鼓掌叫好。 阿赫马的侄子全部被处决,家人和财产被没收。 他的一位名叫音珠的妃子搜查了她的物品,在柜子里发现了两张煮熟的人皮,双耳保存完好。 有一个太监拿着柜子的钥匙,没有人审问他们。 知道那是谁的人皮后,他只道:“当你咒骂的时候,把王座放在上面,很快就会实现。” 他还用两块丝绸牵引了数层身穿铠甲的骑兵,用帷幕围住一座建筑物。 宫殿前,士兵们拉开弓弦,利刃向内,仿佛要向内进攻。 画这幅画的人名叫陈。 还有一个叫曹振贵的人,曾经算过阿赫玛的生辰八字; 还有一个叫王大攀的人,胡乱引用预言,所说的一切都是叛逆。 随着事件的展开,忽必烈下令将这四人当众剥皮。

人物评价

普通的留言

传统历史学家对阿赫赫的评价相当负面。 例如,《元史》将阿赫马列入《奸臣列传》,有“贪污暴虐日增”、“对外行贿,对外施展犯罪权力”等字眼。 但随着研究的深入,后人对阿玛的评价不再偏激。 因为阿赫玛在任期间的主要工作重点是改革税制和整顿财政。 对腐败的指控只是在元初。 蒙古人不服汉人,所以只要宰相是色目人,无论证据如何,都会被视为腐败残暴。 值得注意的是,与此同时,另一位大臣桑哥也因为主管财政而遭遇了与阿赫马同样的悲剧。 《马可·波罗游记》也详细记录了这一事件,并指出该事件是由民族宗教问题引起的。

历代评价

忽必烈:“一个宰相,通晓道路、观察地理、处理人事,三者皆能,才是合格的。阿里黑格、买叔丁等也未能成为宰相,他们回归人民。” ,阿赫马被任命为总理。”

马衡:“如果交钱就能掌控一切,那是因为法律。法律是主的把手,现在一个人善于为私利而废除法律,他怎么能控制呢?”世界?”

秦长青:“我愚钝,能认出阿赫马。他擅长政治,杀人如麻,人们都畏惧他,不敢出声。不过,他的怨恨已经太多了,看他禁止异己,封锁忠言。 ,他的态度就像秦赵高一样:私钱比公钱多,觊觎他,他的行为类似于汉朝的董卓。《春秋》中没有将军。大臣们。如果请来的人没有派来,惩罚他也方便。”

宋濂:“阿赫马是一个能言善辩、能言善辩的人,他以自己的功利和成就而自豪,大家都称赞他的能力。”

柯绍民:“司马迁以利为害源,其迁与否,乃虞所致。管仲、范蠡以货物,殖民波齐、越两国,若无其事,则利天下,不做则害。天下之祖有才,阿赫赫升为相,阿赫赫死,吕世荣继位。世荣死,桑哥继位。他。三恶相传,祸国殃民。唐朝聚集的官员尤其毒害。哇!蒙古拥有中原五十六十年,朝政散漫,其遗志已几近枯竭,祖师三修法,思大功,临死之际,用贪婪无情的人,挖出百姓的骨髓,镇压百姓的生命。他杀戮穷凶极恶,新生儿被屠杀,但给老百姓带来的灾难却已经很严重了。 司马迁的话你不信!”

主要的成就

1、设立各交通部门,加强税收管理

税收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支柱,盐税是财政的重要税源。 因此,取缔私盐、增加盐税,是阿玛理财的一个重要方面。 统一四年(1263年),阿合马实行全国食盐专卖,禁止食盐走私,并增设巡逻队。 事实上,私盐可能比官盐便宜,但真正赚取暴利的却是走私者。 禁止盐走私,是为了惩罚那些与国家争夺利益的人。 为了扩大税源,阿合马还针对过去免税的僧侣、道士、军工等,从而增加了国家的财政收入。 打击“权势家族”逃税,是阿玛理财的又一有力举措。 元朝时期,不少蒙古贵族与富商从事商业贸易,但他们仗着自己的权力,在做生意时拒绝纳税。 这是一种公然的违法行为。 阿赫马想要管理自己的财务,就必须与他们作斗争,这触犯了他们的利益,自然会引起他们的反对。 另外,元七年(1270年),为了规范纳税制度,阿合马建立了以三十取一为基础的税制,使纳税有章可循。 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贪官污吏为所欲为,保护了元朝。 现代商业正常发展。

2、大兴钢铁产业,官营盈利

阿赫马更加注重采矿和冶金生产。 In the fourth year of Zhongtong (1263), Ahema established iron smelting in Jun, Xu and other states in Henan, which was quite effective. He also used the exported iron to cast 200,000 agricultural tools and exchanged 40,000 shi of grain with farmers. In the third year of the Yuan Dynasty (1266), Ahema also proposed mining and smelting stone wool (asbestos), expanding the scope of mining and smelting, and establishing a special management agency to be responsible for mineral mining and smelting matters in various places. These measures of his are objectively beneficial to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agricultural and mining production.

3. Promote the “manager” system. ”

“Manager” is also called “Gou Kao”, which is a method of financial auditing. The imperial court sends personnel to various places to clean up money, grain and other items to prevent powerful people from concealing and corrupt officials. For example, in some places, mature fields are passed off as wasteland to evade taxes. Some concealed their household registration to avoid working as a corvee, and some rich people bought poor people’s land while the poor still paid taxes, resulting in “the annual income did not increase and the poor people complained of illness.” In the seventh year of the Yuan Dynasty (1270), Ahema managed finances During this period, one of the tasks of the Shangshu Province was to investigate household registrations across the country and promulgate regulations, with the purpose of eliminating bullying and increasing taxes. Due to the huge national fiscal deficit, it was unable to make ends meet. In order to increase fiscal revenue and meet Kublai Khan’s military needs, Goukao Qiangu is frequently used as a means to make up for financial deficits and search for wealth.

4. Implement the official salary system.

In the early days of Kublai Khan, officials at all levels in the imperial court had no salaries, which was equivalent to openly allowing them to blackmail the people and enrich themselves with corruption. This seriously affected the normal ruling order of the Yuan Dynasty and was a major problem that needed to be solved urgently. In the first year of the Zhiyuan Dynasty (1263), Ahema made regulations to reduce the number of prefectures and counties and to stipulate the number of officials, to give salaries and public land to officials at different levels, and to calculate the number of months and days to assess the merits. But it was not implemented. In the third year of the Yuan Dynasty (1266), when Ahema was appointed Zhongshu Pingzhang and concurrently as the governor of the country, he formally stipulated the salaries and positions of officials in the capital, prefecture, prefecture, county, and division. In the seventh year of Zhiyuan (1270), the salary of military officers was stipulated. After that, although there were temporary suspensions and reductions in official salaries, the official salary system was established as an important system. Blackmailing people and embezzling money is no longer legal. For example, in the fourth year of the Yuan Dynasty (1267), the famous Lu Dalu Hua Chiailu, the general manager Zhang Hongfan and others embezzled official money and were dismissed from office.

5. Issue banknotes.

The banknote method of the Yuan Dynasty was the world’s earliest pure paper currency circulation system and held a special position in the history of world currency systems. In the first year of the Yuan Dynasty (1263), Ahema set up leveling treasury in each road, with 12,000 ingots of banknotes as banknotes. And buy and sell gold and silver to maintain price balance and ensure the credit of banknotes. In the early days, the banknote law was implemented very strictly, and taxes such as salt and tea were all paid in banknotes, ensuring a strong material foundation for banknotes. However, due to the continuous use of troops and heavy expenses, paper money continued to be issued. From the 17th year of Zhiyuan (1280), inflation began, paper money depreciated, and prices soared. In the twenty-fourth year of the Yuan Dynasty (1287), Kublai Khan had to convene a meeting of Zhongshu ministers and Jixian bachelors to discuss the issue of banknote law. However, the imperial court’s financial expenses were huge and it could not live within its means, so this fundamental problem was not solved.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