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这篇文章时,第一时间被一张图片吸引。图片里面展示的是《水浒传》中提到了南京这个地名,但是我发现,这里提到的“南京”,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熟悉的江苏省会南京市。而是指今天河南省的商丘。在《水浒传》中出现两次南京这个地名,但两次都不是指现在大家所理解的南京,这让我感到十分惊讶。虽然商丘在今天已经不算是一个大城市,但它在历史上曾经拥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我了解到,在古代,尤其是五代到北宋时期,商丘是除东京开封和西京洛阳之外的第三大城市,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为什么商丘在北宋如此重要呢?这要从太祖赵匡胤当归德节度使的时候说起。赵匡胤原本是后周皇帝柴荣的大将,柴荣临终前任命他当了殿前都点检,也就是禁军的总帅。柴荣死后,他的七岁儿子柴宗训继承了皇位,但并没有真正掌握权力,权力掌握在老臣手里。赵匡胤被任命为领归德节度使,归德军节度衙门设在当时的宋州,就是今天的商丘。虽然赵匡胤担任者殿前都点检,又加领归德节度使,看起来表面上增加了一份荣誉,但实际上,他必须要到商丘去处理军府事务,无法完全呆在开封。他看似聪明,实际上预感到某些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认为顾命的老臣范质等人对他产生了疑虑,想分散他的军权,于是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发动了陈桥。古人很讲究城池,商丘这座古城在历史上也扮演过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了解到,赵匡胤以归德节度使的身份起家,他将商丘称为“龙潜之地”,也是大宋朝的发祥地,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但是,当时我并没有将这些看作是多么重要的事情。直到真宗景德三年(1006)二月,因为赵匡胤曾被尊号为“应天广运仁圣文武至德皇帝”,于是我将商丘从原本的宋州改名为应天府。这已经是宋朝建国四十六年后的事情了。再到了大中祥符七年(1014)正月,经过封泰山、祠后土、祭老子祠等一系列仪式之后,我决定将应天府升格为南京。这是一个不轻易的决定,因为与此相关的事务和耗费都非常多。既然名字里带有“京”字,它的规格就应该和东京开封相“匹配”。在真宗封泰山、祠后土、祭老子祠还没有返回开封的时候,我就下令先修建一座归德殿,作为新南京的主殿,并规划京城和宫城。这样,商丘就被改称为南京了。《水浒传》的故事发生在徽宗宣和年间(约1120至1122之间),此时商丘已经被宋朝人称为南京一百多年了。我了解到,建造南京的同时,我还下令追赠了当年太祖皇帝的幕僚勋旧,并将这种特殊的恩礼转让给他们的子孙。另外,我还特地在这里修建了一座道观,名为南京鸿庆宫,用来安放和供奉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的“御容”。可以想象,北宋时期的南京一定是一个非常壮观繁华的城市。如果用清朝相比较的话,宋朝的开封相当于清朝的北京,而南京商丘则相当于清朝的沈阳。在这个“京”一级的行政区内,我作为地方官员,是不可能住进皇城归德殿的。因为归德殿只是用来供奉太祖和太宗的,绝不可能让地方官员住进去。
[1][2]下一页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