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章政事徒克单镒,知蒙古行将侵金,乃建议于金主永济而胃曰: 自与蒙古用兵以来,彼聚而行,我散而守,以聚攻 散,其必然败,不若领兵入保大城,并力备御昌州(今察哈尔省宣化境)、桓州(在今察哈尔省多伦县)、抚州(在今察哈尔省张北县)三州,三州素号庶富,人皆 勇健,可以内徒,益我兵势,人畜财货,不至亡失。 参知政事梁理不同意曰:
如此,是自蹙境土也。 金主不能辨别是非,即斥责徒克单 镒。徒克单镒复奏曰: 辽东国家根本,距中都(即中京今北平市)数千里,万一受兵,州府顾望,不便发兵救援,必须报可,误事多矣,可遗大臣行省(朗授以军 政之权)以镇之。 金主不悦曰: 无故置行省,徒摇人心耳。 竟置于不理。贬徒克单镒为北京留守。(金史卷九十九徒克单镒传)
及金大安二年,即宋宁宗嘉定二军,成吉思汗五年(公元二二○)春,成吉思汗统兵南向,由金居庸外边堡长城外之汪古部为向导,绕道长城西端今绥远省陶林县东北土城子之西,转向东南,直趋今绥远省兴和县西北二百里处的岛沙堡(蒙古呼为旺兀察都),是为鸟沙堡作战之开始。
金大定年间(公元1161~1189),曾修筑西北路屯戍六百里,起自桓州(今多伦)
东北,经桓州北界、昌州北界(即今察哈尔宝昌以北)、抚州北界(今察哈尔康保,新明以南),止于陶林,中间设界壤长城以及堡障,因工程促追,虽有踏隍而 无女踏副堤,在金承安年间(公元1196~1201)乃增缮城隍加筑女踏及副堤,成为坚强之长城。金大安初年(公元1208)金平章玫事独吉思忠,与参政 完颜承裕,将兵屯居庸边堡之宜德府(今宜化),为求对突破长城之敌人,后方能有拘束及打击之力,以及对由长城西端迂回而南之敌,有对之拒止掩护作用,乃在 今兴和县西北二百里处,修建屯重兵的堡垒,是为乌沙堡及乌云堡,并于乌沙堡附近暗道可通之处,修建乌月营以为补充支援基地。因堡极坚牢,又有金平章政事独 吉思忠亲率金兵守之,自宋嘉定三年、金废帝大安二年、成吉思汗五年(公元1210)春3月中旬,蒙古军开始攻起,至7月初止,蒙古攻百余日不能下。
成吉思汗深惧金朝援军大至,乃登兴和西北土城西堡之山引领东望,因不见征尘,乃解带置项后跪北向天祷告曰: 长生之天,金杀我宗亲,若天许我报仇,请命 人种助我。 祷告毕再东望,偶见兴和北山离乌沙堡数里处有多股炊烟如密林上升,知为军营所在,乃命左帅者刷绕道东南往攻之,方知即为金之乌月营。
乌月营金守将完颜胡沙,为者别击败,蒙古因攻取乌月营,独吉思忠因乌月营已失,乌沙堡人力物力已竭,知不能守,乃退兵东走,于是,成吉思汗入乌沙堡,下令毁之。(冯承钧、成吉思汗传第六章)
二、会河堡之战
乌沙堡之战,金主专责独吉思忠失机,诏以完颜承裕继主西北战事。完颜承裕时屯兵于野狐岭(在今张家口北三十里),未及前进,而蒙古前锋业已大至岭下。当 地土豪请以士兵为前锋,愿官兵为后继以迎击蒙古前锋,完颜承裕不敢用其计,但问此去宣德(今宣化)间这里程。土豪乃面嗤之曰: 该涧曲折,我辈谙知,行省 (指承裕)不知用地利力战,但谋走耳,今败矣。 于是,完颜承裕退兵至宣平(即今张家口),蒙古前锋不战而取野狐岭。大肆却掠然后退去。(续通监卷百五十 九)
明年即金大安三年成吉思汗六年(公元1211)3月,成吉思汗再发兵南下以侵金,屯于金居庸外边堡长城西端之土城及红土山一带, 分兵以攻取金大水滦(今察哈尔省商都县南)、丰县(今察哈尔尚义县)、利县(今察哈尔省尚义县南乌兰大堤),闻金军正在净州(今绥远省兴和西北)西重新大 事修筑乌沙堡及乌月营。乃命将率重兵往攻之,7月再克金新乌沙堡。8月初乃以大军东攻,于是而有会河川会河堡之战。
金完颜承裕自去年 蒙古军退去之后,即调集各路精兵良将三十万,号四十万,齐集于西北路,以准备北征蒙古。为进可攻退可守计,分兵往乌沙堡,再修复之,并增筑居庸内堡各寨栅 以及城池。及本年春3月,蒙古不待金军往征,已率大军再来,于是完颜承裕便集结兵力准备与蒙古实行决战。
成吉思汗知金军主力在会河川 (今察哈尔省万全之西),乃集其大军东向攻之。自将中军以攻会河堡各寨。以左军进攻金貛儿嘴(今得胜口北之山嘴一带)。攻打竟日,金军战力极强,蒙古军无 所得,而损失惨重,翊日再兴攻势,蒙古左手万户木华黎誓其众曰: 彼众我寡,不致死,不能克也。 即亲率敢死队,策马挺枪入陷敌阵。成吉思汗挥大军继之街 入阵中,金之女真兵,契丹兵、汉军一时溃乱,蒙古兵却喊声震天,往来冲突,金军遂后退。成吉思汗以大军尾追,杀得伏尸徧野。金将胡沙虎迟至会河堡,为蒙古 军包围攻击,竟全军覆灭。金之精兵良将大半尽于此役。(蒙兀儿史记,卷三)
是年9月,蒙古军进拔金之兴德府(即今察哈尔省涿鹿县), 攻至居庸城下而去。11月,有金汾阳郡公郭宝玉屯兵在白登城(今山西省阳高县),向蒙古洽降。而蒙古后军已突开金居庸内外边堡长城南来与自乌沙堡东来之军 会合。成吉思汗因令大军由白登山两面,以直扑金之西京大同府(即今山西省大同县),至围西京,力攻之7日夜,金西京留守胡沙里执小知不能守,乃率麾下百骑 弃城东南奔。金西京各军群龙无首,亦向东退,成吉思汗派者别率三千骑追蹑之。至翠屏山口(在今察哈尔万全县北)大败之,遂溃不成军以选往居庸关。金居庸关 守将开城收容败兵中,不意蒙古突骑追至,致为蒙古将者别冲入居庸关内,指向金之中都以北而进。金中都大震,城门为之尽闭者数日,但蒙古仅有游骑斥候至城下 而去,不知其主力之所向。
成吉思汗因停留在金之西京,分遣诸将往取云内各州。不久皆下之,遂分别大掠而还。
三、蒙古经略辽东
辽东乃广指辽河以东及辽河以北之地而言,今东北九省当时皆呼为辽东之地。其当时治所在今哈尔滨市东南称为上京,及金迁都至中京以为国都,上京之名遂废。 然虽不名上京,而金人以其发源地所在。故其地之得失,关系于金之民心士气者至钜。6成吉思汗岳父特薛禅,乃宏吉剌部族,与契丹人有旧,正在策反辽东区内契 丹降金之为官者,惟金人势厚,苦无机缘。及蒙金在翠屏山口战后,金诸将退守居庸关,蒙古诸军受阻,不得弃进,但左先锋者别之一军,却曾冲入居庸关内。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