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年迈体衰,自知时日不多。按照蒙古族的习俗,成吉思汗应该把汗位传给幼子拖雷,但必须经过忽里台仪式的选举认可,方能生效。成吉思汗思考虑再三,把托雷叫到了自己的帐前。
拖理着大蒙古国的账月、军务等多项繁杂事务,他在大蒙古国中,地位就像汉族王朝中的宰相一样,管理的事务很多。他知道父亲器重自己,传位给他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
哪知成吉思汗的话却出乎拖雷的意料,只听成吉思汗缓缓说道: 拖雷,我知道你在平时最辛劳,管的事也最杂乱,按习俗你继汗位也是顺理成章的,但是 成吉思汗顿了顿话题,成吉思汗接着说: 但是,窝阔台似乎更合适些。术赤、察合台均为一介勇夫,做将尚可,统率还嫌不稳。窝阔台有勇有谋,如果他继承汗 位,又能得到你的辅佐的话,我便可以放心地去了。
拖雷听到这里,明白了父亲心里早已决定将汗位留给三兄窝阔台。
拖雷从未见过父亲这样平心静气地同别人说过话。成吉思汗平素极有威严,一言九鼎,从不允许别人说个不字,若是有时应得慢,便会遭到他的责骂,甚至丢掉性命。今天听到父亲这番话,拖雷一阵感动,他啜泣着应道: 我听父亲的。
成吉思汗满意地点点头,说: 由你担任监国,负责召开忽里台,辅助窝阔台登上汗位。你放心,我一定会叮嘱他善待你的。你去吧。 成吉思汗身体病弱,周身感到十分疲惫。
拖雷转身刚要离去,成吉思汗又说道: 拖雷,你的儿子忽必烈绝非等闲之辈,你一定要倾心培养,他将来一定能成就大事业。
拖雷道: 可是 成吉思汗明白拖雷话中的意思,说道: 可是无法从你这里继承汗位是吗?别着急,现在他年纪尚小,将来上天会降大任于他的,未来蒙古的希望就寄托在他身上呢。
拖雷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帐外,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不知是为失去本可继承的汗位而痛苦,还是为父亲对忽必烈的未来前瞻而欣喜。拖雷最 不能理解的是父汗成吉思汗说是自己继承了财产,便不能再继承汗位,倘若继承了汗位,纵然让出目前的财产又何妨。拖雷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
成吉思汗病逝后,监国拖雷主持丧仪,随后就着准备召开忽里台的工作,以推举并认可成吉思汗遗言中提出的窝阔台。这准备工作持续已达两年之久,汗位虚悬的 态势使得蒙古诸王十分不安。蒙古诸王对拖雷的猜测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本应属于拖雷的汗位不给了,还要拖雷主持大会,来帮助窝阔台成为新汗,从拖雷角度来 讲,确实一时难以接受。成吉思汗的病故,原先草原上一些存有异心的蒙古王开始发起了小规模的反叛行动,窝阔什、术赤他们要不时地去出击一下。
这时,忽必烈已经长成一个健壮的少年。他每天夜晚都要缠着父亲讲打仗的事情,几个月下来,祖父和父亲经历的战役他都耳熟能详了,而且还常发表一些对战役的评述,其观点的深刻、精辟,很令拖雷惊喜。
拖雷在认识忽必烈的机智与果敢的同时,又发现儿子的缜密思维和远大抱负,较自己更胜一筹。
有一天早晨,拖雷刚起床,兄长窝阔台的手下就牵着两队人马向他住的蒙古包走来。
王爷,窝阔台王爷派在下给您送来了几件稀罕的物什。 下人恭敬地将驮着两大包东西的马走了过来。
拖雷说道: 既然是稀罕的物件王爷怎么不自己留着? 下人回道: 回王爷,这些东西是缴获的,有两柄嵌玉宝刀,还有一些银器和玉器,窝阔台王爷让我转告您说他是遵从父汗的旨意办的。
拖雷瞪了下人一眼,冷笑道: 我父汗的什么旨意?
窝阔台王爷说大汗生前吩咐过,说有什么都要跟拖雷王爷分享。
拖雷话刚出口,站在一旁的忽必烈赶紧插言道: 多谢伯父记挂着我们。你回去吧,就说我父王收下东西后非常高兴。
这些人走了之后,拖雷极不高兴看着忽必烈解开包袱,道: 你太放肆了,竟敢替我做主收下这些东西! 忽必烈取出一柄宝刀,道: 父亲,这是不是一把很锋利的兵器? 是 那用它杀人一定很容易吧? 当然。 拖雷面色十分沉重。
忽必烈放下刀,又问道: 父亲,您可知世上有一种比刀更厉害的杀人武器吗?
忽必烈跪下,仰望着父亲,道: 父亲,流言是天下最尖锐的武器呀!您想,如若我们不收下这些礼物,窝阔台王爷肯定会心生疑虑,就会放出流言,说父亲想自己称汗。那样他就会有理由来加害我们了。
拖雷说: 你小小年纪,懂什么!
忽必烈急道: 父亲、术赤、察合台、窝阔台叔伯父都各据一力,除有自己的封地外,还都有自己的兵马,而我们却只有财富和封地。一旦刀兵相向,我们岂是对手?
拖雷问: 怎么,你害怕他们了吗? 忽必烈挺起胸膛道: 孩儿不怕,孩儿只是考虑年小力薄,难助父亲一臂之力。
后来,窝阔台继承了汗位。成吉思汗故去后,监国拖雷在主持了丧仪之后,开始着手准备召开忽里台的工作,以推举并认可成吉恩思汗遗言中提出的窝阔台。本来 该传给拖雷的汗位不给了,而且还要拖雷主持大会,来帮助窝阔台成为新汗,这的确让拖雷心中不是滋味。因为成吉思汗的病故,原先草原上不太顺从的一些蒙古王 开始了一些小规模的反叛。窝阔台、术赤他们要不时地去出击一下。这种纷乱的局面给了拖雷缓开忽里台大会的托辞,拖雷也想借此机会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
窝阔台自然是坐卧不安。他急于想登上汗位,但又没有自行召开忽里台的权力,而且父汗在临终前与他密谈时,曾告诉他 若想江山坐稳,须得二人相助,一是拖 雷,一是耶律楚材。 并分析两人的情况道: 耶律楚材为契丹人,深受汉儒文化熏陶,他信奉君君臣臣,一定会尽心辅佐任何一个汗王的,拖雷手中有财富和封 地,不宜强迫,拖雷较仁厚,会屈从于良信与忠诚,你要善待他,感动他,方可得到他的帮助。 后来,在拖雷和耶律楚材的帮助下,窝阔台成为了大蒙古国的新 汗。窝阔台即位后,马上开始了成吉思汗生前定下的灭金战略计划。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