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字信息由(新史知识网)编辑整理发布。 让我们赶紧来看看吧!

元代草原国家政治军事制度的完善化/

生活方式是一个民族长期自然形成的、具有很大稳定性的一种生活习惯。 它是一个民族以代代相传的方式直接继承的,表达了较为丰富的文化内涵。 作为民族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综合表现,它虽然具有较大的稳定性,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它随着生产形式和社会的不断发展而变化,这种变化也会带来相应的变化。 文化传统的变化。 蒙古人的祖先室韦人在兴安岭时,“尤善射,常聚猎”。 主要从事狩猎,有少量原始农业。 然而,当他们西迁到草原后,他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从狩猎生活变成了游牧生活。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主要吸收和继承了突厥、回鹘等游牧文化的物质和精神元素。 蒙古语对家畜的许多名称都是从突厥语借用的,这一事实也可以证实这一点。 突厥人称马为“于”,蒙古人称其为“行为”; 突厥人称羊为“qoy”,蒙古人称其为“qoni”; 土耳其人称种马为“adiYil”,蒙古人称其为“ajrga”; 突厥人称牛为“布卡”,蒙古人也称“布卡”。 土耳其人和蒙古人对牲畜的名称如此相似,这一事实并非巧合。 只是蒙古人迁徙到草原后,借用了现有的突厥语词汇,发生了一些语音变化。 由此看来,历史上,突厥人(包括回鹘人)才是向蒙古人传授畜牧知识的主人。

除了畜牧业术语外,蒙古人在其他方面也大量借用了突厥语词汇。 只要你读一下记录古代蒙古语言的《蒙古秘史》,你就会发现古代蒙古人借用了古代突厥语的文字,涉及到行为动作和物质色彩。 、日常用具、自然现象、人名地名等诸多方面。 >> 在众多西迁的室韦部落中,蒙古室韦人是在回鹘汗国灭亡、突厥文化气息在漠北草原被大大淡化后迁入草原地区的。 因此,蒙古语中有这么多突厥语词汇的存在,并不一定是蒙古人直接接受突厥族语言文化的结果。 这种情况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在蒙古人之前迁入草原的室韦部族(当然也包括鞑靼人)在受到突厥文化的直接影响后加入了蒙古人的行列。 毫无疑问,蒙古人在历史上受到了契丹、女真等民族的文化影响。 但他们在13世纪初的崛起,主要是因为他们继承了突厥、回鹘草原国家的政治、军事制度。 当然,蒙古人在采用突厥民族的国家制度时,并不是直接继承突厥、回鹘汗国的旧制度,而是通过克雷王国,继承了突厥、回鹘汗国的许多政治、军事制度。 >>如前所述,克列德王国的公民不能简单地认定为回鹘汗国灭亡后迁移到漠北腹地的鞑靼人的后裔。 其中剩下的维吾尔人和突厥人及其后裔数量不容小觑,在文化上也是如此。

>> 12世纪末13世纪初的克列德王国似乎在政治上对北方草原部落具有统治地位。 克雷王国被成吉思汗击败。 王汗西行乃蛮部落,被误会了……后来,乃蛮塔阳可汗说:“东方有一些达达,老王汗教箭袋虎出来死了。”敢当皇帝,天上只有一个日月,地上怎么可能有两个主子?现在我们去找爸爸。” 似乎我们能够察觉奈曼对于克雷王国存在的政治担忧。 有点取决于趋势。 《蒙古秘史》和《元史》让我们证实,金挺去征伐鞑靼时,首先联系了成吉思汗,然后成吉思汗介绍了他的宗主克烈图林勒国王参加联合战争对抗鞑靼人。 。 其实奇怪的是,金朝皇帝只授予成吉思汗“扎胡提·库里”这个小官职,而克列部落首领托林勒却得到了“王”的称号,于是他就成了汗王. 如果不是克烈人比成吉思汗更强大,金人也不会给予他们主要的赏赐。 成吉思汗的崛起,离不开王可汗的帮助。 成吉思汗与王可汗结盟时,只是一小撮人中的小首领。 与他为敌的泰伊赤乌德和梅尔奇德,实力都比他强的多。 他非常聪明地声称想念他。 我的父亲也极力争取王可汗这样一位强大君主的帮助和保护。 当时,小伙子拿着妻子带来的貂袄作为礼物,谦恭地送给了王汗。 王汗帮助蒙古部落的年轻首领后,夺回了被麦尔奇德人抢走的妻子。

后来,王可汗甚至打算将皇位传给成吉思汗,因为他的弟弟没有德行,没有儿子。 总之,在成吉思汗崛起初期,他确实是以臣属、附庸的身份出现的。 >>历史上,中原历朝统治者为了阻止北方民族南下,采取修筑长城等措施,人为阻碍南北交往。 然而北方民族与西方的联系却从来没有这样被阻断过。 匈奴首先征服了西域各国。 漠北匈奴诺因乌拉墓的出土资料表明,匈奴不仅与西域各民族有着经济、文化联系,而且还通过西域与希腊人间接发生了交往。 此后,九姓胡对突厥汗国、回鹘汗国时期的草原国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符文、粟特文、摩尼教传入草原地区,极大地改变了漠北草原的野性面貌。 维吾尔族西迁后,与老根据地漠北草原的关系从未断绝。 西迁的维吾尔族经常到漠北地区活动。 例如,沙州维吾尔人留下的一封信中写道:“自从雅孜尔来到都津以来,我们一切都好。” 辽朝时期,辽朝廷与西方的关系也十分密切。 西夏虽然与宋朝和解,但宋朝采取的主要措施是“倚辽”,采用“假北朝令夺之”的策略。 辽夏关系更接近辽宋关系。 辽朝时期,西迁的回鹘多次派遣使者进贡,中亚的阿撒兰回鹘(喀喇汗王朝)也多次向辽朝贡。 据《辽史》粗略统计,从圣宗同和七年(989年)到道宗咸永四年(1068年)的近八十年间,阿撒兰回纥、高昌回纥向辽朝贡八人。次。

其间,也有奇嘎斯、于阗等国使者进贡。 《辽史》卷四十六《百官二》北属州官中的“狮王府”。 狮子王国应该是阿撒兰回鹘王国。 看来阿撒兰回鹘王国是辽朝的附庸国。 辽代时期,也有关于国家带入国内的美食的记载。 这种美食是否是当时的阿拔斯王朝,我们无法下定论,但毫无疑问,它是在西域。 《辽史》卷四十六《百官二》记载,属官北有“大石王府”。 看来这个大食国也是辽朝的附属国家。 总之,辽朝与西域的关系非同一般。 辽末年,天祚皇帝西征,在河中地区以少数追随者立国一百年。 这不能不让人认为他在当地有着深远的政治影响。 和公共基础。 12世纪末13世纪初,漠北草原各部落相互争斗。 当一个部落失败时,其首领往往会向西逃亡。 乃蛮部的塔阳汗、克勒部的王可汗、梅尔其部的首领霍都等失败后,都纷纷西逃求生。 王可汗在绝望之际,向西奔赴喀拉契丹,回来时经过了稷吾尔人之地。 康黎人布胡木的祖先海兰波“尝过克烈汗王的滋味,当汗王灭亡时,就抛弃家人,率领数千匹马驰骋西北”。 成吉思汗西征之前,来了一位西域商人,名叫阿三。 在蒙古草原上做生意。 这一切都说明,北方草原自古以来就没有切断与西域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