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著名文人庄绰的《鸡肋编》笔记,见证了一段由摆乌龙阵到议论时政,再到侃名人八卦的历史时期。其中,宋徽宗的两位宰相韩忠彦和曾布因身材差异而被人戏称为“龟鹤宰相”,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故事。

韩忠彦是韩琦之子,身高魁梧但内心淡泊;而曾布则来头不小,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异母弟。尽管身材矮小,他胸怀坚定,积极支持王安石的新法。他们两人因为工作关系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展现着尤为鲜明的个性差异,因此民间智慧将他们戏称为“龟鹤宰相”,不断流传于后世。

宋朝时期,滕甫和秦湛等人都是著名的文人。滕甫不仅形象丰姿伟岸,而且身为翰林院学士,品性随和宽厚,雅号为“内翰夹袋子”。秦湛则是个面相妩媚的金发碧眼男子,被封为“娇波斯”。此外,黎东美和陈嘉言也是一对形似神似、雅号相同的朋友,他们共享“虾蟆”雅号,居住在近水之地,因此被称作“虾蟆亭”、“虾蟆窝”。

而关于他们的形象和雅号,更有歪诗人们推陈出新,写下了荒谬但生动有趣的诗句,如“佳名标上苑,窝窟近天清。道士行为气,梢工打作更。嘉言呼舍弟,东美是家兄。莫向南方去,将君煮作羹。”尽管超级不敬,但构思巧妙,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