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dmin

11 月 4, 2023

  倪瓒,元末明初画家、诗人。初名珽,字泰宇,后字元镇,号云林子、荆蛮民、幻霞子等。画史将他与黄公望、吴镇、王蒙并称元四家。(图:仇英《倪瓒像》卷 上海博物馆藏)

王冕在《送杨义甫访云林》说他“牙签曜日书充屋,彩笔凌烟画满楼”。

倪瓒简约、疏淡的山水画风是明清大师们追逐的对象,明代江南人以有无收藏他的画而分雅俗,因为倪瓒实在是“雅”成仙了,翻译成今天的话就是有“洁癖”,而他的“洁癖”不是我们常规看见的洗20次手那种!

那这位大画家的洁癖究竟到了何种程度呢?

1、歌妓洗感冒了,树也洗死了

1301年倪瓒生于无锡梅里诋陀村。祖父为本乡大地主,富甲一方,赀雄乡里。父早丧,弟兄三人,同父异母长兄倪昭奎字文光,是当时道教的上层人物,曾“宣受常州路道录”、 “提点杭州路开元宫事”、 “赐号元素神应崇道法师,为主持提点”、二哥(同胞)倪子瑛“特赐真人号,为玄中文洁真白真人。”在元代,道教的上层人物地位很高(成吉思汗曾经特别召见过丘处机,忽必烈又和道家有着很深的渊源)既无劳役租税之苦,又无官场倾轧之累,还有额外的生财之道。

倪瓒从小得长兄抚养,生活无忧无虑。倪昭奎又请同乡“真人”王仁辅为家庭教师。受到这样的家庭影响和教育,养成了他“不走寻常路”的个性。

据史料记载倪瓒用的文房四宝专门有人照顾,而且每天都要清洗好几遍。倪先生约朋友一起谈论诗文,要用好茶招待,他命仆人到七宝泉打水回来泡茶。当水打回来之后,他郑重其事的给仆人交代:“提在前面那桶水,拿来泡茶;提在后面那桶水,拿去洗脚。”朋友见了很好奇,追问原因。他回答:“前桶的水比较干净,所以用来泡茶喝。后桶的水恐怕被仆人的屁污染了,只能拿去洗脚啦!”

仆人打水的泉源距倪家有5里之遥,又是山路,中途怎么可能不换肩呢?所以前桶后桶根本就没区别嘛!可惜我们的倪大画家想不明白啊。

倪先生的院子里有一棵梧桐树,他觉得作为一棵正经的梧桐树必须是“碧绿通透”一尘不染。于是每天都让仆人们打几大桶水来给它洗两回澡,务必要让每一片梧桐叶都能雨露均沾!

圆明园有一个“碧桐书院”,就是《甄嬛传》里沈眉庄住的地方,据说这一名字的来历就是照搬了倪画家的这个典故。可是对一棵树来说倒不怕就怕洗澡吧,没多久这一尘不染的梧桐树就被洗死了。梧桐树临死前肯定很不甘心:“做树难,做画家院子里的梧桐树更难。但是要做一棵画家院子里天天洗2回澡的梧桐树,是难上加难!我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要再洗澡了……”

梧桐树死了,倪瓒的洁癖还在。据《云林遗事》载,某天倪先生的一个好朋友徐氏来访,夜深了只能留宿在他家。他将朋友送入客房,刚一转身却突然如同被雷劈中一样整个人都被吓呆了,因为他突然脑补出了一幕幕(仅限于他觉得)惊悚的情形,小徐趁他没看到就在房间里抠牙挖鼻吐痰搓脚…他洁净美好的家从此再也不能清白无暇。

他越想越不放心,每隔一会儿就起来在朋友睡的房间外面偷偷的听声音分析他有没有干“坏事”。如此三四次折腾就过去大半夜,天空都有些发白时,倪先生忽然听到咳嗽声。他长舒一口气并想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徐,果然是不讲卫生。

次日一早急忙打发走了小徐,然后就命所有下人仔细查看,定要把这污浊的痰找到并消灭。仆人们反复找遍每个角落,没见到一丝的痰沫,可是找不到肯定得挨骂。而且倪先生说有那就肯定有,于是有个仆人就找了片树叶递到他面前,指着上面的一点污迹说找到了痰在这里。

倪先生立刻禁闭双眼,扭过头捂住鼻子给仆人必须拿去3里外掩埋,少一尺路程都不行!

因为洁癖,倪大画家竟然打了许多年光棍。后来他终于看上个叫赵买儿的歌妓,于是便跟她共度良宵。可是他有顾虑,这赵姑娘看起来虽然白嫩嫩闻起来香喷喷,要是看不见闻不到的地方不干净咋办?于是让她去洗澡,洗完一遍后他仔细检查,觉得还是不够不干净;赵姑娘只能再洗一遍,洗完了倪先生说还得洗…….

春宵就在洗澡-检查-再洗-再查重复中度过,天亮了,赵姑娘却感冒了,赵姑娘因为洗一夜的澡着凉开始咳嗽流鼻涕,这可吓坏了倪瓒,他立马扬长而去,而且分文未付。

共3页: 1 23下一页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