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不哥之叛变虽平,海都仍在构兵作配。但并未能阻止忽必烈之征宋野心。盖忽必烈欲完成虞吉思汗诸子从未放弃之 筑一中圃之企念也。食有宋人拘留使臣之事,忽必烈遂有所藉口。先是忽必烈在鄂州与贾似道和议,北还,就帝位于开平。夏似道剐自鄂还朝,语败为胜,谲顼鄂 功,宋理宗被蒙蔽,及至元世祖忽必烈遣翰林侍謮士郝经为国信使,入宋告即位,且徵前日鄂州讲和之议。经既入宋,贾似道深恐其泄前此议和,遂命人拘郝经 于真州(今江苏仪征),时为一二六○年7月。且尽除知此和议之人。蒙古遗详问官来访问经等所在,因以稽留信使,侵扰疆场、诘问于宋。宋淮东制置使李庭芝奏 蒙古使者久留真州,如何处置?亦不报。此事遂成为宋元此次战争之衅端。
二、李坛之反正(下引见多桑蒙古卷二章)
忽必烈既知使臣被留,乃于中统三年(一二六二)9月谕将土举兵攻宋。诏曰: 朕即位之后,深以戢兵为念,故年前遣使于宋,以通和好。宋人不务远图,伺我小 隙,反启边衅,东剽西掠,曾无宁日。朕今春还宫,诸大臣皆以举兵南伐为请,朕重以两国生灵之故,犹待信使还归,庶有悛心,以成和议。信使留而不返者,今又 半载矣,从来之礼遽绝,侵扰之暴不已。彼尝以衣冠礼乐之国自居,理当如是乎?曲直之分,灼然可见,今遗王道贞往谕,卿等当整尔士卒,砺尔戈矛,矫尔弓矢, 约会诸将,秋高马肥,水陆分道而进,以为问罪之举!倘赖宗庙社稷之灵,其克有勋。卿等宣布朕心,明谕将士,各当自勉!毋替肤命 。忽必烈虽有此作战准备命 诏,然因北御阿里不哥之变,当时并未南征。及两败阿里不哥军后,同年2月,南入燕京,又闻李璮叛于山东,以地投归宋室。李璮者李全之子也。先降于蒙古,官 拜江淮大都督,尝攻陷宋海州涟水军。忽必烈即位,璮始萌南归之志,密召其子彦简于开平,修筑济南益都等城壁,遂殄蒙古戍军,以涟海诸城归宋,献京东州县, 请赎父罪。宋廷诏授李璮为保信宁武军节度使,督视京东河北诸路军马,封齐郡王。忽必烈乃于是年4月,命诸王哈必赤,右丞相史天泽总诸道兵击李璮,围济南。 璮固守,粮尽以人为食,被围4月,璮知城且破,乃手刃妻妾,乘舟入大明湖,投身水中,水浅不得死,为蒙古军所获,史天泽杀之,宋虽遣兵往援,然救军至鲁南 不敢进,不战而还,山东遂复为蒙古所有。
三、刘整降元
宋景定五年(蒙古至元元年、公元1264)10月,宋理宗 死,太子赵禥即帝位,是为度宗。先是宋潼川安抚副使刘整,以贾似道诛边将异己者,既惧祸将及己。景定二年(1261)4月,贾似道又以素与整有隙之俞兴为 四川制置使。兴以会计边费,遣吏于整。刘整自遣使诉于朝,又不得达,心益不安,遂于是年终,籍泸州十五郡户三十万,降于蒙古。忽必烈即以整为夔路行省兼安 抚使。整宋之骁将也,蒙古既得之,由是尽知宋之虚实。当时李璮之反正,宋人不能掌握,而刘整的北降,却被蒙古所利用,这一出一入,对于双方之作战影响极 大。
四、作战准备与战略指导
当蒙哥皇帝既崩,忽必烈以阿里不哥之谋位,而尤贾似道之请和,蒙古内哄,无暇南图者 凡六年之久。但南宋既不乘此有利机会,以充实战备,巩固边防,亦不图敦邻修好,弭兵息民,休养国力。惟贾似道是信,谲败为胜,,兵丧于外,民怨于 下,自毁长城,挑启衅端,而自速其破亡。反之忽必烈虽以敉平阿里不哥为当前急务,但迄未松弛其对南方之注意力,且将元室统制中心南移(至元元年,自开平入 都于燕,号为中都,开平为上都),俾对南宋之军事行动,得为适时适切处理(中统二年以江淮经略使史天泽为中书右丞相),同时广事欲询伐宋之作战意见。并检 讨过去对宋作战之得失,从事诸种作战准备,期于策划周密,计出万全。其荦荦大者,如信用史天泽、刘整等(以中国人图中国),置榷场于襄阳。缘刘整既降于蒙 古,乃献计于忽必烈曰: 宋人惟恃吕文饶耳!然可以利诱也!请遣使赂以玉带,求置榷杨于襄阳城外以图之 (吕文德弟文焕知襄阳)。使者至鄂,请于吕文德 (知鄂州)。吕文德果许之。遂开榷场于樊城,筑土城于鹿门山(今襄阳县东南三十里),外通互市,内筑堡垒。蒙古又筑堡于白鹞(襄阳县南)。由是军有所守, 遏宋南北之援,并时出兵哨掠襄樊城外,蒙古军势由是益炽,及文德既悟,但无及矣!(上引见新元史卷百七十七,吕文焕传)
当刘整之叛宋 也,宋亦欲羁糜刘整,抑或欲施以离间,乃授刘整为卢龙军节度使,封燕郡王,遣僧窦告身金印矛符,期致之。僧人蒙古,事觉。忽必烈使人问整,整自军中人见忽 必烈,自明其忠。忽必烈赏之使还,诛僧。自是刘整益忠于蒙古。宋度宗成淳三年(蒙古至元四年,一二六七)12月,整遂献伐宋方略曰: 襄阳吾故物,弃而勿 戍,使宋得窃筑为强藩。若复襄阳,由汉入江,再取荆楚,定江淮,而追临安,以亡宋室。掩有华夏。 中书平章政事宋于贞亦上言。略谓 本朝威武有余,仁德未 洽。若投降者不杀,胁从者勿治,则宋之郡邑可传檄而定也。 (多桑蒙古史三卷二章)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