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是中国历史上承五代十国下启元朝的朝代,后世虽认为宋朝“积贫积弱”,但宋朝民间的富庶与社会经济的繁荣实远超过盛唐。宋朝是首先将火器应用于战争的朝代,火器技术远…宋朝是中国历史上承五代十国下启元朝的朝代,后世虽认为宋朝“积贫积弱”,但宋朝民间的富庶与社会经济的繁荣实远超过盛唐。宋朝是首先将火器应用于战争的朝代,火器技术远高于世界水平,却为何总被北方游牧民族击败?

提起宋朝的军事,很多人的第一印象几乎都是——弱鸡。好像只要打仗,宋朝就要被各种吊打。其实并不是这样,虽然总打败仗,但是宋朝的军事实力还是相当强。因为他们有黑科技!依靠它,在少数民族的虎视眈眈下,大宋依然风雨飘摇坚持了好几百年。大宋相比较各路少数民族, 缺少战马、骑兵能力差一直是他们的弱点。于是他们就把黑科技的突破口集中到了步兵装备上。在步兵里,能远距离和骑兵部队正面刚的,大概只有弓弩车了。

宋朝的弓弩技术那是没的说,弩手的制式标准兵器之一——神臂弩。就有“三百步外贯铁甲”的超强攻击力。弓身三尺三,弦长二尺五,谁来就射谁,只不过填装弹药比较费劲儿——得用脚蹬着才能上弦。这万一上弦的时候手一松,自己脑补吧……曾经,金朝将领完颜宗弼这样评价神臂弩:“吾昔南征,目见宋用军器,大妙者不过神臂弓,次者重斧,外无所畏,今付样造之。”就是说,“老子当年和宋朝人打架,别的都不怕,就怕大宋的劲弩。”

后世学者对神臂弩的攻击力表示过怀疑,认为300多米的射程,不可能还有那么大的威力。但据传,神臂弩的弩身上,是装有特殊的黑科技机关的,《永乐大典》里就详细记载这神臂弩的机关图样。但是,《永乐大典》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毁掉了……究竟如何,如今也无从知晓了。除了弓弩车以外,宋朝还有一种“大规模杀伤性神器”——床子弩。可以这么形容,床子弩一种披着弩箭外表的大炮。它体积庞大,利用滑轮张设,靠数张弓的合力进行射击,射程可达500米以上。

北宋开宝年间,有个叫魏丕的人对床子弩进行了改造。“旧床子弩射止七百步,令丕增造至千步。”按照宋朝的一步是1.536米,千步就有1536米。如果魏丕不是在吹,那床子弩能发射这么远,也是相当可怕了……毕竟现在的AK47有效射程也就300米……床子弩家族的老大有个很长的名字,叫“三弓八牛床子弩”。

它体型超级巨大,放到城墙头,相当于小碉堡;放在城墙下,那就是轰城炮!“一枪三剑箭”!箭杆如同长枪,估计有现代运动会上的标枪那么长。三弓八牛床子弩要想射箭,得几十甚至上百人才能绞轴张弦,扣动扳机则需要大力士抡斧头砍绳子才行。

当年澶渊之战,辽军兵临城下,宋朝一发三弓八牛床子弩,就将辽军主将萧挞凛钉死马下。从某个方面说,如果不是床子弩,大宋能不能和大辽签订平等条约《澶渊之盟》都是未知数。我们再来看看宋朝的火器。唐朝末年,火药就已经运用于军事。到了宋朝,有了专门的“火药窑子作”。北宋攻灭南唐时就使用了“火箭”“火炮”。

当时的火箭只是弓箭绑上了火药,火炮也不过是一种发射可燃烧弹丸的投石机。显然,这并不黑科技。真正的黑科技是宋朝的手抛火器——将黑火药团和成球状,其中加入铁钉、砒霜、沥青等不同成分,用纸或麻包裹数层,再在最外层敷上松脂,进行防潮和助燃,各种名字听起来吊炸天的火器就诞生了:霹雳火球、蔟藜火球、毒药火球、烟球、引火球……这些可看做最早的手榴弹雏形。

除此之外,他们还发明了铁皮包裹的炸弹,“震天雷”。引爆后能将生铁外壳炸成碎片,瓷片+碎铁+石子+其他……打穿敌军铁甲。一切防御都在爆炸声中化为了灰灰。此时的枪还是由长竹竿做成,先把火药装在竹竿内,作战时点燃火药喷向敌军。杀伤力嘛,全靠喷出的火焰制造伤害。

后来人们又用粗竹筒制作了突火枪。突火枪内装有火药和“子窠”,火药点燃后会产生强大的气压将子窠发射。话说这些子窠到底是什么呢?瓷片+碎铁+石子+其他……可以说子窠说是最原始的。这种突火枪,射程可达150步,约230米,也算是一种神兵利器了。

按理说,有这样的军事科技加持,宋朝军队的战斗力应该是爆棚才对。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截然相反,不仅如此,宋军总体战斗力之差,在历朝历代中都能够名列前茅,是名符其实的战五渣。据《三朝北盟汇编》中记载,靖康元年,在开封保卫战之后,宋、金两国议和,签订和议后,金朝军队派出了17名骑兵先行回朝报信。这支金兵小队在路过北宋境内的磁州时,被当地军官李侃率领2000士兵包围,但一战之下,结果让人跌破眼镜:十七骑者分为三,以七骑居前,各分五骑为左右翼……且驰且射,官军奔乱死者几半。2000个打17个,这种碾压式的兵力对比,居然还被人打的惨败,宋军的战斗力,真是看得人满头黑线。如果你认为这就是宋朝军队的下限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在《续资治通鉴》中,记载了一个更加让人啼笑皆非的战例:金国名将完颜宗翰带兵侵宋时,与大将折彦质、李回等统帅的13万宋军隔黄河对峙。看到宋朝军队人数众多,许多金国将领提出,不能轻易渡河,而应该等待军队集结,整阵待战。这时,一位谋士出了一个主意:不若加以虚声,尽取战鼓,击之达旦,以观其变。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先放一个威吓技能,看看宋朝怎么办。

看上去,这是个很典型的馊主意,但不得不说,这位谋士对宋军的水平还是相当了解的,这一招用在宋军身上,效果却出乎意料的好。第二天一早,金朝将领到河边一看,自己都吓了一跳:河上之师悉溃。13万人的庞大军队,居然不战自溃,军心涣散到这种地步,真是应了黎叔那句话: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打不过金国,宋朝还能找得出理由。毕竟从完颜阿骨打起,就有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说法,女真骑兵的战斗力在当时的确是出类拔萃。但和其他国家交战时,宋朝军队的表现也堪称猪队友。李元昊建立西夏后,与宋朝在西北地区展开了多场战事。其中规模最大的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三战,宋军都是惨败而归,当时的宰相吕夷简在得到战报时惊呼:一战不及一战,可骇也!宋朝作为偌大的中原帝国,与西夏这个偏处西北的小政权作战,居然打成这样,真不知道赵匡胤在九泉之下看到自己的这些不肖子孙时,究竟会作何感想。

赵匡胤建立北宋时,全盘接收了后周的强大军队,并未出现大规模的内部斗争,国家实力在当时可说首屈一指。但为何仅过了几十年,宋朝军队就变得如此不堪呢?一个国家军事实力的衰弱,必然是在多重综合因素作用下的结果,但追溯源头,指导思想的落后和军事制度的诸多弊端,则是宋朝军事实力光速坠落的最主要原因。

在宋朝的整段历史中,最要命的一个指导思想就是极端的重文轻武。宋太祖赵匡胤是武将起家,自然对这些手握重兵的将领们万分的提防,宋太祖曾说:五代方阵残虐,民受其祸。朕今用儒臣干事者百余人,分治大藩,纵皆贪浊,亦未及武臣十之一也。正因为如此,宋太祖才搞了一出杯酒释兵权,将大批武将的军权解除,直接把他们赶回家去养老,就连拥戴自己称帝的老部下石守信、韩令琦等人也未能幸免,可说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做完法事打和尚。

平心而论,宋太祖这样做,在客观上的确结束了五代以来军阀割据的混乱局面,消除了威胁皇权的最大隐患。但过犹不及,为了便于控制,宋朝各代皇帝大量使用文人带兵,虽然其中也曾出现过范仲淹、虞允文等擅长军事的文臣,但这样的军事天才型人物毕竟是凤毛麟角,其余绝大部分时间,宋朝的军队还是由不懂军事的文官所统带着。所谓将熊熊一窝,在宋朝这个外行领导内行的体制下,如果能大胜仗,那才真是咄咄怪事。

宋朝的重文轻武,不仅仅是文官带兵,还表现在对武将的极度防备上。每当武将出征,所带领的军队都由枢密院调配,不仅将不知兵,兵不识将,在军事行动结束后,武将还必须马上上交兵符,防范之严,如同防贼。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武将自然是心灰意冷,主要精力都放在混日子上,带兵作战成了高风险、低回报的苦差事,军队的战斗力当然衰弱。个别励精图治、能力出众的将领,如狄青、李纲、宗泽、岳飞、韩世忠等等,不是遭到文臣掣肘,就是被罢官治罪,如此擅长自毁长城,不打败仗简直说不过去。

宋朝实行禁军和厢军的两分制度,最为强悍的禁军大多数驻扎在京城附近和个别军事枢纽地带,而守卫其他绝大多数地区的这是以老弱病残为主的厢军。这些所谓的厢军,维持地方治安尚可,上阵杀敌却是勉为其难。正因为如此,一旦禁军作战失利,各地厢军完全起不到防御作用。所以外敌入侵时,常常能够长驱直入,直扑宋朝的核心地带。

在思想和制度的约束之外,宋朝军事也存在许多先天不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北方防线的天生残缺。自从著名的儿皇帝石敬瑭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辽国开始,这片地势险要的战略要地始终掌握在北方政权手中。一旦开战,宋朝无险可守,而北方骑兵居高临下,可以直扑宋朝腹地,自然具有绝大的优势。

此外,当时主要的马匹产地——东北和西北地区,都处于宋朝势力之外,战马的缺乏使得宋朝只能以步兵为主,之前所提到的宋朝大力发展火器也是为了解决马匹不足而采用的权宜之计,但即使如此,在大平原作战中,骑兵具有对步兵的先天优势,所以宋朝屡战屡败也就不足为奇了。

平心而论,在这样的劣势之下,宋朝能够支撑三百多年,已经算是不容易了。但在如此长的时间当中,大多数宋朝统治者不思进取、奢靡淫逸,将议和赔款作为维持政权的唯一手段,使得军备愈加松弛,军事实力江河日下,最终把一把好牌打的稀烂,国家覆灭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