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文化的发展元代的哲学、文学、艺术、历史等文化领域不仅具有承前启后的特点,而且具有许多创造性; 而元朝幅员辽阔,民族众多,文化发展充分体现了多样性。 第一节:哲学思想的继承与传播 新儒学始于北宋周敦颐,经过程浩、程颐,完成于南宋朱熹。 这是中国封建社会晚期的统治思想。 新儒学是在儒家经典、道教、佛教相结合的基础上孕育和发展的。 新儒家将三纲五恒理论化、系统化,反映了封建地主阶级的利益,成为全社会的共同秩序和宇宙法则,神圣不可侵犯。 他们以天理为基础,将三纲五恒上升到世界本体论的高度。 这就形成了儒家理论思想中比汉唐儒学更为成熟的唯心主义体系。 新儒家思想日益成为维护封建制度的思想工具。 “时世之王,若欲恢复天治德王,必至此得法”(《宋史·道学传》)。 蒙古贵族占领北方地区后,面临着如何统治这个原本由封建机制运作的高度发达的农业社会的问题。 在耶律楚才、杨维忠、姚叔等儒家学者的帮助下,蒙古统治者逐渐认识到运用儒家思想的重要性。 金朝与南宋对峙时期,“南北有千丝万缕,其志不通”。 因此,北方流传的理学书籍并不多。 唐太宗七年(1235年),蒙古军占领德安(今湖北安陆)。 杨伟忠、姚叔等人从俘虏中选拔了江汉先生赵甫,邀请他到燕京建太极学院,请他授课。

赵甫以程、朱所著经典笔记,精选遗注八千余卷,着有《讲道图》、《一洛法》等书,全面考究其书目、目的、程朱理学的师承关系。 介绍。 姚叔、杨维忠师从他,窦谟、郝景、徐衡、刘殷等也读了这些书而推崇理学。 故全祖望曰:“河北之学,传于江汉先生,名姚叔、斗末、郝景,以陆斋(徐衡)为大师,元朝赖之。” ①南方理学 他们都是朱熹、陆九渊的继承者。 朱熹弟子黄潜有金华、江油两支:金华支有何济弟子金禄祥、徐谦等人,入元后多隐居;金华支有何济弟子金禄祥、徐谦等人,入元后多隐居;金华支有何济弟子金禄祥、徐谦等人,入元后多隐居;金华支有何济弟子金禄祥、徐谦等人,入元后多隐居;金华支有何济弟子金禄祥、徐谦等人,入元后多隐居;金华支有何济弟子金禄祥、徐谦等人,入元后多隐居;朱熹弟子黄潜有金华支和江油支。 江油支部有饶禄及其继承弟子吴成。 旅雪人物以陈渊、赵凯、郑宇为代表。 元代士人的政治态度与理学并不完全相同。 徐衡、郝精、窦谟等人活跃于世,官职很高。 在新儒家看来,他们只“继承流行,传播知识”,不注重奥秘。 刘隐、吴程、徐谦等人闭门不出仕,理学学说趋于深奥。 鲁雪的许多人物在漫山遍野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并没有改变鲁雪“知己知彼”的宗旨。 这些理学家中,以徐衡、刘隐、吴澄影响最大,并称为元代三大“儒生”。 徐衡、刘殷被称为“元朝立国者”2①《宋元学术案例》卷九十《鲁斋学术案例》。

②《宋元学例》卷九十《静修学例》。 元代官署虽然继承了宋代官署的基本原则,但也有自己的一些特点。 首先,朱鲁之争趋向于朱鲁“和谈”。 南宋时期,朱、鲁两派就如何获得天理发生过争论。 从“鹅湖相会”到“无极与太极”之争,他们始终无法和解。 进入元朝后,朱鲁对立的气氛消失了。 为了更好地弘扬理学,元代诸学体系中的人物趋繁简简,纷纷采用鲁学直达人心的简单方法。 许衡自问自答:“人与天地同,何同?……指心,即心与天地同。” ①这里所谓的“天地”,是指宇宙的本体,即天理。 又“心与天地同”,即人心为天理,故“人心本浩”②,故“心为理”,“万物皆备”。对我来说,本能地、真诚地,没有比这更大的幸福了”③。 这和陆九渊相信天理在心,心有天理是一样的。 吴程虽然认为人性有善有恶,因性情不同,与朱熹的观点相近,但在如何除恶行善,恢复天地本性的问题上,他并没有遵循朱熹的方法。治物理,而是直接沿用朱熹治物理的方法。 自己发现美好的事物,拓展美好的事物。 他说:“所谓研究人性,既然知道我们的性质是天地的性质,就应该研究它的性质,根据它的性质,我们可以认识到四端的发现,这就是所谓的知识,并遵循我们发现、保护和持有的东西。

“如果你现在不向自己学习……你就不善于学习。” 4、所谓“得我性”、“学自己”,是借鉴了程镐的“知仁”和陆九渊的知己之心的方法。 。 他进而批评朱熹的《道德文学》“偏于言辞”。 鲁雪人物在保持追求自己目标的初心的同时,也吸收了朱熹学的一些内容。 比如,从宋朝入元的郑宇,就讲了很多所谓“气以明理”、“理以明气”、所谓“天下为公”的道理。如此之大,百姓如此众多,谁能从理气中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