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宋嘉定八年,即成吉思汗十年金宣宗贞祐三年(公元一二一五)正月,蒙古败金进援中都之师,5月遂拔金中都,是年秋取金城邑八百六十二。翊年10月克金潼关,旋失之。
宋嘉定十年(公元1217),成吉思汗准备西征,命木华黎总帅保持所得金国五分之四地面。以待其西征归来。
宋嘉定十七年(公元1224),成吉思汗自西域班师,翊年回到漠北,宋理宗宝庆二年(公元1226)第五次征西夏,田年6月灭西夏:8月成吉思汗死,宋 绍定二年(公元122九)窝阔台继为蒙古大汗,翊年再由陕攻金,取,绍定四年(公元1231)蒙古假道于宋以伐金,有钩州三峯山之战,绍定元年(公元 1233)金主走蔡州,翊年蒙古灭金。
一、金国方面
金之中都既陷于蒙古,金朝之宗庙社稷陵寝宫室府库,以及围籍 重器,百年累积,一朝尽弃,庙议群情,影响至钜。即闾阎细民,亦颙望朝廷,早整师旅,指日北上,速为恢复北方收复故国之计。况金原起自东北,东京、北京及 中都沦陷,其国家根本业已动摇。宣宗痛悼之余,规复心切,于是亟诏百官,针对当前情势,议计所以为长久之利者。当有翰林士徒单镐等十六人进曰: 制兵有 三:一曰战,二曰和,三曰守,今欲战则兵力不足,欲和则彼不肯从,惟有守耳。河朔州郡,兹既残破,不可一概俱守,宜取愿就迁徙者,屯于河南,陕西,其不愿 者,许自推,保聚险阻。 刑部侍郎奥屯胡撒合等人。以为上并意见,过于保守,乃进言曰: 河北之于河南,有辅车之势。蒲(时州名即今山西久济)、解 (今山西解县)之于陕西,有襟喉之要,若尽徙其民,是撤其藩篱也,宜令州郡,遴选才干出群能料众迁徙者,屯戍河北,防守险隘,量给之食,授以旷土,尽力耕 稼,置侨治之官以抚循之,择其壮者敎之战阵。勑晋安(今山西省东南部),河中(今山西省永济县古蒲州时为河中府)守臣、檄石、岚、汾、霍(指今山西省西部 各县地)之兵,以谋恢复,莫大之便。 兵部尚书乌林答兴等二十一人进曰: 河朔诸州,亲民掌兵之职,择土著之曾居官有材略者授之,急则走险,无事则耕 种。 移刺光租等进曰: 度太原之势,虽暂失之,顷亦可复,当募土人威望服众者,假以方面重权,能克服一道,即以本道总管授之。能捍州郡,即以长佐授之, 必能各保一方,使百姓复业。 而宰臣则欲置公府重赏,以致效命之士。宣宗意未决。御史中丞完颜伯嘉曰: 宋人以虚名致李全,遂有山东实地,苟能统众守土, 虽三公亦何惜焉。
宣宗曰: 他日事定,公府无乃多乎? 伯嘉曰: 若事定,以三公就节镇何不可者。
宣宗意乃 决,于是广封诸公,除总帅各本路兵马兼事宣抚外,并持准署置官吏,徽敛税赋,赏罚号令,得以便宜行事。仍赐诏曰: 乃者边防不守,河朔失宁,卿等自总戎 昭,备弹忠力,若能自效,朕复何忧!宜应茅上之封,复赐忠臣之号,除已划定所管州县外,如能收复邻近州县者,亦听管属, 同时高悬赏格,召示中外,以奖励 忠勇,寄冀规复中都于万一。
(续通鉴卷百六十一)金宣宗为规复中都,所设定之赏格如次:
一、主帅及官军与义勇将校,有能率众从取中都者,封王。
二、能从战中怯敌,或善诱降人,取附近诸州县者,予本处长官。
三、其余州县,递减二等。
对于在作战中,能以 以寡击众者,亦优列赏赐如左:
一、能以一千人,败敌三千人者,赐及绍麻(家族五服中最轻者,凡本宗之高祖父母,异姓中中表兄弟,妻父母,外孙等皆为缌麻亲)以上亲。
二、能以一千人,败敌二千人者,赐及大功(本宗堂兄弟,在室堂姊妹,已嫁姑,已嫁姊妹、众孙、众子妇、侄妇等皆为大功亲)以上亲。
三、能以一千人,败敌一千人以上者,赐其全家(即包括其本人及本人之妻,父母、祖父母、兄弟、姊妹、子女、诸侄及侄女,孙子女等)。
金宣宗离中都迁于南京汴梁之初,黄河以北人士,愤于蒙古军残暴,率相团结,以求自保。
其间更有揭竿而起,挺而走险者,即或为义民,或为盗贼,但皆以抗拒蒙古为大旨。际此重赏号召之下,一时河北、山东忠贞之士,更争率众起义,若苗道润、王 福 等人,乃其中佼佼者也。苗道润初为河北义军队长,以功授宣武将军,旋迁怀远大将军,加中都留守,兼经略使。前后抚定凡五十余城。然终以草莽乍起,节 制不一,其内部自相倾轧,法纪漫散,而义军规复中都之努力,亦成泡影。
二、蒙古方面
蒙古成吉思汗自宋嘉定十年, 即成吉思汗十二年(公元1217)起,乃命木华黎总帅对金南征,而自己则锐意经略西域。同时将蒙古兵力几乎全数使用于西征方面,术华黎手下,仅剩下一些由 蒙古将领统领之收降外族之军队,如孛徒古儿干所统之二千亦乞剌思人;本勒格哈儿札所统之一千兀鲁待人;阿勒赤那颜所统之三千宏吉剌人;带孙所统之二千札刺 亦儿人;吾也而所统之契丹人;蒙古不花所统之女真人;木华黎自领之一万汪古特人,四千兀鲁特人等,皆非蒙古正式军队。不过成吉思汗将征金之全权付诸木华 黎,许其便宜行事。故木华黎得利用各种力量,以保有既得之成果,而逐日扩张之,其伐金之军事经过,概略如次;木华黎奉命后先敉定山西,次勘定河北,于来嘉 定十三年、即成吉思汗十五年、金宣宗典定四年(公元122○),略地至真定府,明年秋,金主遣乌古理仲端往成吉思汗西域行在乞和,成吉思汗以 割付潼关以 西未下数城,降封金主为河南王作条件 。金主不能从,木华黎乃趋军至陕西,于宋嘉定十六年、成吉思汗十八年、金宣宗元光二年(公元1223)略地至凤翔, 木华黎虽卒于军次,但金蒙间之军事街突,仍持续于秦陇河朔间(续通监卷百六十一)
翌年(公元1224),成吉思汗自西域班师,回至漠 北土挽河上。金宣宗殂,金哀宗守绪立,改元正大。宋宁宗崩,宋臣史弥远拥立新帝是为宋理宗。翊年,成吉思汗为便于大举伐金,乃先举兵尽力攻打西夏。秋7 月,西夏不支而亡。8月,成吉思汗亦死。遣命其第三于窝阔台继位,并命设法联合南宋,以夹击金朝。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