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8年末的北元初叶,蒙古铁骑的力量不容小觑。其都城先后在上都和哈拉和林,、军事、经济上还有相当大的实力,中心处在广阔的岭北行省, 左侧是元太祖铁木真成吉思汗的兄弟们的封土,他们占据的是森林茂密、易守难攻的辽阳行省,右侧是元朝旧臣李思齐、张思道控制的陕甘行省,太行山两侧是忠臣 扩阔铁木尔的10万大军,云南行省也在梁王把匝剌瓦尔的直接治理之下,中亚的察合台汗国虽已势衰,但也有遥相呼应之势。《明史记事本末。故元遗兵》中记 载:北元仍然有 引弓之士,不下百万之众;归附之部落,不下数千里也。
新兴的大明朝虽然由元朝最末一等人、 南人 朱元璋建立,但 在中国古代史上,一改隋唐以降汉族积弱积怠的颓废之势,而焕发出了勃勃的雄风。如果北元初期遇到的对手是弱不经风的南宋皇室,即便是具有通古斯,如果历史 可以假设,坚忍不拔风采的女真大金,恐怕元的复兴也不是难事了。
不过,北元的对手朱元璋的确是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英雄。对阵双方就像 针尖儿对麦芒,都蹩足了劲儿在中国历史上表演一出振聋发聩、动人心魄的大战。大明一方,挟削平群雄、平定南方、据有中原肥沃土地的强劲保障和将元室一举赶 出北京的豪迈,欲趁势进行北伐,把原先蒙元帝国的疆土尽入汉族朱氏明朝的麾下;北元一方,背依自己祖先的 龙兴之地 蒙古高原,在稍事休整后,毅然回首南 视,准备趁大明在华北立足未稳而从北向南先行夺回大都北京,进而恢复黄金家族的全部疆土。
前边已经对北元和大明初期的军事斗争进程进行了一些简要介绍,这里我们重点回顾一下对阵双方当时军事实力等相关情况。
北元一方的优势在于骑兵的强大和军队对于蒙古高原地理气候的熟悉,但重大的劣势是丧失了中原源源不断的粮草和兵员的供应,因而难以进行持久或者高频次的 战争;而朱元璋的部队虽然主要是汉族步兵组成,但士气高昂、装备精良,骑兵与步兵兼备、刀枪与火器并用,且能够得到及时的兵员和粮草补充,特别是拥有以 常胜将军 著称的徐达以及蓝玉、常遇春等大将,因此在排兵布阵上,比起北元的军事资源的捉襟见肘,无疑占有了明显的比较优势。
北元 统治者看到了这一点,因此虽然怀抱复国的雄心和战略意志,但在具体军事斗争战术上,主要还是以先恢复元朝的大都北京为现实目标,所以在惠宗时期的几次主动 南下,也都是小心翼翼,以北京周边的活动为主,在与明军短兵相接、看到难以迅速得逞后,便以蒙古游牧民族方式进行大规模抢掠,以为下一次的进攻进行些物质 准备。
反观朱元璋,虽说优势比较明显,但他深知北元军队的战斗力仍然不可小看,于是他采用了 剿 和 抚 两手抓的策略。
在剿的方面,坚决派出具有明显兵力优势的部队,采取主动攻击态势对北元进行多次进攻,使其没有喘息和休整的时间;同时,按照 擒贼先擒王 的思路,每次 进攻目标都直指北元的皇室和都城。如1369年(元惠宗至正二十九年、明太祖洪武二年),明军攻陷了今内蒙古正蓝旗一带的北元上都,虽然没有抓获惠宗,但 极大地打击了北元朝廷的心理,同时迫使其皇室继续北逃,这样蒙古人对明朝首都北京的战略威慑大大减小了。次年,朱元璋派徐达和李文忠将军分别从潼关和居庸 关两路出兵北上,目标直指漠北的元室,虽然惠宗病死,但明军又一次大败北元部队,消灭了其10余万有生力量,还抓获了留住于应昌府的惠宗之孙买的力八剌、 北元太尉蛮子等众大臣,使得北元的中央政府建制基本被消灭了。仅惠宗之子、北元第二任皇帝爱猷识理达腊侥幸带数骑走脱,逃至哈拉和林才得以喘息。
残酷的事实告诉明太祖朱元璋:虽然大明的军队有着很强的战斗力,但是面对靠军事力量起家的北元军队时不可有丝毫的掉以轻心。比如在1372年(北元昭宗宣光二年、明太祖洪武五年),徐达将军所率的15万明朝精锐部队,就在哈拉和林被扩阔铁木尔的北元军队打得大败。
朱元璋对北元一直没有放弃 抚 的一手,早在1370年(明洪武三年、北元穆宗至正30年)、惠宗妥欢铁木尔去世那年的4月份,朱元璋还曾派专使前往应 昌府,欲与惠宗和北元各将领通好;同年,他还派使臣前往辽东北元权臣纳哈出处,对当地蒙古人进行抚慰。 抚 的效果即便不能马上完全呈现出来,也收到了干 扰北元皇室的目的。事实上,明军把惠宗赶出北京、进而又不断北伐,已经给北元权臣们形成了巨大的军事压力, 抚 的策略无疑让北元残存的半壁江山愈发摇摇 欲坠了:1371年(北元昭宗宣光元年、明太祖洪武四年),北元辽东行省平章刘益,就拿着辽东一带所辖州郡地图和兵马钱粮清单投降了明朝,同年,东胜州的 蒙古人头目都连铁木尔也向明军输诚了。明朝趁机在相关地区迅速设立了各种卫、所,牢牢建立起了稳定的军政、民理基础。
北元和大明 的实力慢慢地此消彼涨。到了1387年(北元益宗天元九年、明太祖洪武二十年),北元辽阳行省勇将纳哈出,在20万明军的巨大压力下、在周边女真各部接连 被朱元璋的 抚 策招降后,不得不率20余万蒙古军民投降了明朝,这样,战略形势的天平已经在朱元璋的精心筹措下,明显地倒向了明朝的一边。1388年 (明太祖洪武二十一年、北元益宗天元十年),是决定北元和大明战略态势的决定性时刻。
1388年春,已经摇摇欲坠的北元朝廷迫于明军 的军事压力,在益宗脱骨斯铁木尔汗的带领下,从漠南仓皇逃往漠北的哈拉和林。这时候,100多年以前拖雷系内部河蚌相争的一幕,居然又一次上演了:当年与 元世祖忽必烈进行过激烈的皇(汗)位争夺的阿里不哥的后裔也速迭儿,希望利用益宗的颓势来复辟祖上阿里不哥对皇(汗)位的梦想,居然偷袭并杀死了北元益宗 脱骨斯铁木尔汗及其太子天保奴。黄金家族的在衰败时的又一次内乱,让大明在十四世纪末叶时取得了对北元的绝对战略优势。
明朝与北元的 斗争,从纯军事斗争的战术层面观察,基本上是势均力敌、明军略占优势,但是在综合考量上,朱元璋相比北元穆宗(即元惠宗)妥欢铁木尔、昭宗爱猷识理达腊、 益宗脱骨斯铁木尔汗,则更加具有策略和胆识,表现在稳步前进、务求必胜;熟练运用 剿 、 抚 手段、攻心为上;精心分化蒙古各部和女真等部众、强化边地 的有效治理。
世间总有奇怪的轮回。在十三世纪初铁木真统一蒙古诸部的时候,整个蒙古系就已经存在着东、西两大部分,两者大致以杭爱山 脉为界线,以东是黄金家族的原始和传统根据地,主要是游牧形态的蒙古人,以西则是被称作 林木中的百姓 的西蒙古各部和一些蒙古化了的突厥部落如克烈部、 乃蛮部等,在黄金家族崛起西进时期,在信仰萨满教的西蒙古人和信奉佛教的畏兀儿人那里基本上没有受到任何阻力,所以铁木真及其后裔也一直对他们也比较友 好。
但斗转星移,到1388年北元益宗和太子天保奴被阿里不哥后裔也速迭儿谋杀后,黄金家族拖雷系后裔的内斗,给了那些自从被术赤征 服以后一直唯唯诺诺的西蒙古人以可乘之机,北元的实际控制大权逐渐落入了西蒙古人的手中。此后,北元实际上逐步分化为 鞑靼 (东蒙古)和 瓦剌 (西蒙 古)两大部分,但即使是西蒙古瓦剌部人一度控制过汗廷,但基本上还都是把黄金家族后裔推为大汗。北元在与明朝以及高丽等政权的文书交往中,也一直自称 大 元皇帝 、 大元大汗 ,长期把恢复故元的疆土社稷为己任,与大明进行着南北对峙。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