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战争元军将帅不和

忽必烈着手建立海军。命范文虎往江南募集从军者计10万人,战船3500艘,组成江南军,从水路出发。另一方面,命洪茶丘至东北,招募辽阳、开原等地从军者3000人;忻都仍统领蒙古军;又任命高丽将军金方庆为征东都元帅,统率高丽军10000人,水手15000人,战船900艘,军粮10万石。三军合计40000人,组成东路军,取道高丽东征。

元世祖军事部署就绪之后,于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正月,召集两路征日军统帅会议,任命元军优秀宿将阿剌罕为两路军的总指挥。会议确定,两路军各自择期出发,于六月十五日至壹岐岛会师。同时,忽必烈命令各船携带农耕器具,以备占领九州之后作屯垦之用。

忽必烈又指示,取人之国者,在于得到百姓土地,切勿多杀。同时,将帅要同心合力,切勿猜忌。忽必烈已看到将帅间的不合。

至元十八年(公元1281年)初,高丽王上书世祖,日本武士犯边,要求出兵追讨。于是,元世祖下令征日大军出发。

本次征日的先锋是东路军。五月三日,东路军自合浦起锚,开往巨济岛等待江南军。待命半月,尚未到预定会师日期,忻都决定不再等待。五月二十一日,东路征日大军舰队直驶对马岛,元军第二次侵日战争揭开战幕。

元军征日东路军进攻对马岛的世界村(上岛佐贺浦)、大明浦,守岛日军奋勇抵抗,因众寡悬殊,全部战死。元军占领对马岛后,不顾忽必烈的指令,大肆杀掠。五月二十六日,东路大军攻入壹岐岛。占岛后,理应按忽必烈的军事会议精神,在此等待江南军。但是,忻都自恃有上次战争经验,且兵力雄厚,尤其担心江南军抢首功,因而贸然率军自壹岐岛出发,驶向博多湾。六月六日,东路军抵达博多湾海面。忻都派出一支小型舰队,驶向长门,牵制长门守军,使其不敢救援大宰府。

元军进攻对马岛的消息,10天后才送到幕府和京都。元军进攻长门的快报,六月十四日方始送到。消息震惊了镰仓和京都。惊民,以致出现市无粜米,民有饥色。后宇多天皇亲临神只宫祈祷七昼夜,龟山上皇在石清水神社祈祷,又派人去伊势神宫祝词:愿以身代国难,各王公大臣纷纷向寺、社献币、写经、诵经。

藤原经资统率北九州武士,立即进入沿海石坝阵地,严阵以待。通过第一次元军入侵战争,他们已取得了战争的经验教训,对部队进行了调整。总指挥仍为藤原经资,大友赖泰作副手,参加第一线的战斗员大约有4万人,此外,其他地方部分御家人和武士,也参加了九州的战争。

六月六日,元军舰队驶进博多湾,发现沿海滩头筑有石坝,登陆困难。忻都派出侦察部队,侦察终日,始知志贺岛和能古岛防御薄弱,未筑石坝,遂命舰队靠近志贺岛下锚。元军第一次侵入博多湾,是以突然袭击而得手的;第二次侵入,日军防御已做好准备,元军已不再是突袭而是强攻。

七日晨,洪茶丘所率元军登陆占领志贺岛,与元海军形成犄角之势。八日和九日,元日两军的陆战,集中于这个狭长的岛屿上。志贺岛在海潮退时,露出海滩直通陆地,元军力图从海滩突破,进攻博多守军后路。因此双方的争夺战极其激烈。《张成墓碑铭》载:

八日贼遵陆复来。君率缠弓弩,先登岸迎敌,夺占其口要,贼弗能前。日晡贼军复集,又返败之。明日倭大会兵来战,君统所部,入阵奋战,贼不能支,杀伤过众,贼败去。

战斗越来越激烈,高丽军也投入这场争夺战。日军副指挥大友赖泰之子大友贞亲率日军突入,击退元军和高丽军,恰遇洪茶丘。幸亏王万户率军抢救,战退日军,洪茶丘方免于难。九日,日军又来进攻。在这狭长的滩头阵地,元军不能发挥其所长,日本武士一人一骑的战斗方式却发挥了优势,因而元军伤亡很大。据日本史载,元军被杀千余人。战斗进行到六月十三日,元军未能前进一步。这时正值六月(公历七月)盛夏,元军长期在船上生活,蔬菜、饮水供应困难,疫病不断发生,病死者已达3000余人,抢占博多湾的计划已难以实现。因此忻都等决定,于六月十五日率军撤离志贺岛,驶向壹岐岛,与江南军会师。

台风成了二次战争主角

江南军未能按期到达指定地点会师。五月,征日行省侦知,靠近大宰府的平户岛守军皆调至大宰府,应以该岛作为两路军的会师地点。忽必烈将此情报通知两路军统帅阿剌罕。阿剌罕决定于平户岛会师,后在六月初因病死去。忽必烈任命阿塔海继任统帅。由于人事更动,致使范文虎江南军未能按期出发。范文虎于六月初已派出先遣舰队去壹岐与东路军联系,这支先遣队却误至对马,以后始至壹岐。九州日本守军知江南先遣军至,总指挥藤原经资率一部军队进攻壹岐。六月二十九日和七月二日,激战两日,日军不敌,退走。

范文虎因先遣舰队已发不宜久等,在阿塔海未到任的情况下,命江南军于六月十八日开航。阿塔海六月二十六日到庆元时,江南军已全部离港,所以阿塔海未能参加江南军的指挥工作。江南军在七月底全军进入指定阵地,与东路军会师,七月二十七日开往鹰岛,受到日军舰队的截击。《张成墓碑铭》载:

贼舟复集,君整舰,与所部日以继夜,鏖战至明,贼舟始退。

战争进行了一天一夜。天明,日军撤退之后,范文虎与忻都等相议,“欲先攻大宰府,迟疑不发”。两路大军会师,军势大振,本应立即进攻大宰府,其所以迟疑不发者,大概是看到了台风到来的前兆,“见山影浮波,疑暗礁在海口,会青虬见于水上,海水作硫磺气”等等。元军两路统帅皆无海上知识,见台风前兆不知躲避,如果当时退至平户、壹岐、对马或高丽,尚可保全。但他们在海上“迟疑”了一天。

八月一日,台风袭来,元军船毁人溺,师丧大半。台风过后,江南军张禧即乘船各处寻救元军将士。江南军总指挥范文虎舰碎,抱船板漂流海中,被张禧救起。张禧立即向他建议,江南军士卒未溺死者尚有半数,且皆为青壮战士,可以重整旗鼓进行战斗,利用船坏将士义无反顾的心理,强行登陆,扩大战果。从当时形势看,这个建议是可行的。但是,范文虎刚刚脱险,慑于台风,已无斗志,坚持回师。他对张禧说:“还师问罪,我辈当之,公不与也。”江南军于是收集残卒班师。这时平户岛尚有4000军卒无船可乘,范文虎命弃之不顾。张禧不忍,将船上75匹战马弃于岛上,载4000军卒回国。

第二次元军侵日战争和第一次一样,遭遇台风而失败。元世祖忽必烈准备数年的侵日战争,因用人不当,以致江南大军10万之众、3500艘战舰,不见一阵,丧师而还。

范文虎回师后,被遗留在日本海岛上的元军士卒约3万人,除一部分被俘外,大部被日军杀害。

范文虎等回至元都,向忽必烈汇报时,编造一个弥天大谎:

至日本,欲攻大宰府,暴风破舟,犹欲议战。万户厉德彪、招讨王国佐、水手总管陆文政等,不听节制辄逃去。本省载余军至合浦,散还乡里。

范文虎和忻都等联合欺骗忽必烈,隐瞒了会师失利、台风破舟等事实,把失败的罪过推到部下厉德彪身上,骗过忽必烈,且受到赏赐。一年之后,于阊等人从日本逃回,忽必烈始知,震怒中将征日军大小将领,全部罢职。忽必烈不甘心这不可思议的失败,又积极备战,以图洗刷两次征日失败的耻辱。但出师未成,忽必烈即于1294年死去。

作者 admin